住房成本高 年轻人被迫逃离悉尼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69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72)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72)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每日电讯报》披露道,悉尼部分最富裕的城区修建的新屋非常少,但Blacktown、Parramatta、Liverpool和Camden建设了成千上万套新屋。

澳洲城市部长泰勒(Angus Taylor)表示,西悉尼正在肩负起大部分新屋的建设。他警告说,如果基础设施跟不上新屋的建设,这将导致未来的世代难以在上班方便的地方拥有房子。“很快,西悉尼将凭借自身力量成为一个大城市。”泰勒说道,“对现在来说重要的是,住房的增长获得基础设施与服务的支持。”

泰勒作出上述言论之际,悉尼委员会(Committee for Sydney)委托益普索公众事务研究(Ipsos Public Affairs)进行的调查显示,因买房或租房成本太高,过去5年间,有近三分之一的人被迫搬家。

资料图:悉尼城市景观。 黄焱红 摄 图片来源:CTPphoto

资料图:悉尼城市景观。 黄焱红 摄 图片来源:CTPphoto  出于同样的原因,逾三分之一的人考虑在未来5年内离开悉尼。在年轻人群体中,这一比例高达53%。

悉尼委员会执行理事威廉姆斯(Tim Williams)表示,一旦出现人才流失现象,悉尼未来的经济和竞争力都将岌岌可危。“悉尼要发挥潜力的话,我们就得投资未来的住房和公共交通。”

益普索对1,000人进行的调查显示,只有46%的人对悉尼的夜生活感到满意;51%的人表示,如果有24小时的公共交通服务,他们愿意在外面待得晚一点。

有53%的受访者支持建设小型公寓楼;48%的人比较喜欢5层高的公寓楼;31%的人支持建设10层到20层高的大楼。

不过,规划厅的数据显示,过去3年内获批建设的大部分新屋都在悉尼西区。批准建设新屋数量最少的市府通常都是那些最靠近就业地点和公共交通设施的。

过去3年间,Mosman批准建设的新屋最少,只有219套;接着是北岸Ku-ring-gai的423套和东区Waverley的462套。

因为房价涨太快,从事销售工作的尼莉•莫里纳罗利(Neeley Molinaroli)和丈夫安德鲁(Andrew)8个月前从悉尼搬到中央海岸。他们意识到,如果他们待在悉尼,就永远买不起住宅来供3个女儿居住。

“我们在中央海岸没有认识的人,我一直在等‘我的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这样的时刻,但没有等到。”尼莉说道。

搬到中央海岸之后,他们的房租少了一半,已经准备买第一套房了。如果他们继续待在北滩,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