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玩家撑起澳洲电竞半边天 仍受歧视欺凌 薪资极不平等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69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72)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72)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阮茉莉(音译,Jasmine Nguyen)从小沉迷于视频游戏。现在,21岁的她是一名全职数字编辑,每周工作45小时,专打《反恐精英》,这是一款第一人称视角的射击游戏,也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

此外,她还为电子竞技组织Dark Sided旗下一支全女性团队打游戏,成为澳大利亚越来越多的专业女性游戏玩家之一。

传统上,游戏玩家通过计算机、服装和能量饮料公司的赞助以及通过在线流媒体服务如Twitch来赚钱。

虽然这是一项以男性为主的运动,但像阮茉莉这样的女性玩家正在改变该行业的景观。不过她说,在与男性同行同工同酬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澳大利亚的电子竞技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虽然有报导显示,有52%的视频游戏玩家是女性或女孩,但女性竞技者表示,她们仍然面临欺凌和性别歧视。

这个问题在2014年所谓的Gamergate期间达到了危险的水平,当时,有一些在该行业工作的女性收到了死亡威胁,并且成为社交媒体上循环恶意宣传的针对对象。

但现在,女玩家有了自己的竞技场——全女子游戏联盟WPGI。

阮茉莉说:“自从WPGI出现以来,站出来公开宣称自己是女性游戏玩家的女孩大大增加。”

不过参与者说,WPGI也难以逃脱被欺凌的厄运。玩家称她们依然受到骚扰和虐待,有些人表示她们不会再回到竞争中。

另一名女玩家布朗(Mads Brown)表示,全女子游戏联盟创造了一个环境,让女竞技玩家和主流竞赛隔离开来,导致她们目光短浅。“钱来得很容易,她们也不用努力去取得成功。”

“这导致许多女性玩家把目标定得很低,只想成为‘最好的女性队伍’就好。”

根据阿姆斯特丹公司NewZoo的最新报告,今年电子竞技经济预计将增长至6.96亿元,到2020年预计将增长至15亿元。

品牌商家预计将花费5.17亿元,广告费用为1.55亿元,赞助商为2.66亿元,媒体转播权为9500万元。

有这么多的钱在该行业流动,各家公司也越发关注女子团队的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