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圈内人实锤曝光 太极宗师格斗狂人全是骗子?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68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72)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72)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被问到怎么看待太极宗师与格斗狂人的比拼时,几个月前刚获得世界太极拳锦标赛冠军的吕泰东有点郁闷,“这是炒作吧,我以前不知道那个雷雷,听人说应该不行吧。”

而相同的问题问到张伟丽,这个在2016年获得了MMA草量级冠军金腰带的姑娘有点着急,“徐晓冬这个人可代表不了我们,我们MMA圈子里真的都不想理他,他就只打过我们的一场比赛,中国武术有中国武术的好啊,我们有我们的,这个不一样,他就是炒作。”

张伟丽和吕泰东都说,各行都有自己的规矩,不能破。

我问两位冠军,不说网上约架人的真实水平,也不说规矩,假设你的爱人此时此刻受到了对方的攻击,你不得不守卫或者去进攻,结果会怎么样?

吕泰东没有犹豫,“谁出手快,谁出手狠,谁更想置对方于死地,谁赢。”

像极了一百年前,日本空手道大师船越义珍曾说过的话,“年轻人啊,我告诉你,要想杀人,拳头比不过手枪。”

太极宗师和格斗狂人有多神?他们说要唤醒沉睡的中国人

近日,号称太极宗师和格斗狂人的一场约架刷爆全网,雷雷称自小练习太极拳,曾授业于北京什刹海体育学校,格斗狂人徐晓冬的微博认定为北京什刹海体校教练员。

什刹海体校的权威性在于自建校开始,培养出包括张怡宁在内的38名世界冠军,其在武术、拳击方面的人才培养更是长期领跑全国。

“那个雷雷和徐晓冬都是曾经来我们体校花钱租过场地,随后就号称在学校任职,实际上只要是有钱,你也可以在这里开班说自己是教练员,不过从今年的1月1日开始,学校就把这种形式的租场地办班活动全面叫停了。”太极拳冠军吕泰东的另一个身份是北京什刹海体校的学员。

徐晓冬,这位在网络上号称要打假的格斗狂人,自身或许就是就是最大的问题。

除此以外,徐晓冬参与的唯一一场MMA格斗结局是一胜一负,被他挑选代表太极拳一方迎战的雷雷,只系统的学习过两年太极拳。

除了接受雷雷的挑战以外,徐晓光陆续拒绝了以散打比赛为首的一些挑战邀约,“那不是太极,我打不过啊,你要打我你必须用你的武术套路来,不能有其他的。”

这场在网友们幻想中被称为众教合围光明顶的“武林事件”,在真正的武林圈子里看来,别说武林了,连光明顶都是假的。

“每个拳种都有每个拳种的规则和规矩,这个界是不能跨的”,一位国家级运动员反复强调着这句话, 这种意识来源于1955年《武术竞赛规则》的制定,新中国为了维护稳定的需要,各学院各门派都必须严格依照规则进行训练比赛,而武术比赛排名前后的依据,有着极其明细的裁判规则的判定。

从此武行各界之间,绝对尊重,偶尔沟通,拒绝相争,究其原因,现代社会打斗不需要将夺人性命作为最有效的解决问题手段。

而在这场所谓的武林大赛新一轮的对战宣言中,徐晓冬宣布“不带任何护具,无限制规则可以踢挡插眼”,也就是说,哪一方更狠,哪一方被逼的更为紧迫,方能取胜,这样看来,这场网络上的约架活动,更像是一群有着基本拳术功底的人在比赛谁更亡命,比赛的结果已和中国武术关系不大,不过,这位“盟主”亡命过后的关注度和预期收益,必将远超预期。

采访中,徐晓冬对短短20秒视频带来的点击率无比自豪,“你看看,这是全网的第一啊,没有能超过的。”也是仅仅几天的时间,各地慕名的电话已经打爆了必图拳馆。

只不过徐晓冬说,自己完全不会被金钱所动,“我就是想唤起中国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唤醒沉睡的中国人。”

为什么每个人都对太极拳心存疑惑?太极拳的花架子之路

即使云集中国真正的武林高手,能不能看到一场我们幻想中的武林间的决斗?

答案是不能。

十年前,在台湾出生的陈立曾见过父辈们练习中国武术,“极其猥琐毒辣,专攻小腹裆部胸口太阳穴,要求就是一招毙命,非死即残。”

现年80岁的中国武术泰斗级人物吴彬也曾在年幼时见过自家叔叔们练拳,解放前后,上海市废旧的工厂里,有退伍军人,有上海青帮,绝大多数是时刻准备报国护家的工人。

不过后来解放了,听说抓了几个国民党特务,上边说不利于稳定,不让练了。

与吴彬记忆里相符合的时间点是,1955年国务院第十次全体会议上,国家体委工作报告中就指出:“……农村中坚决停止发展原有的武术活动,可由区政府、青年团加以领导,不要被坏分子利用做坏事。”随后,“文革”到来,原国术馆人员被再次拉出来批斗,民间武术活动基本上被禁止。

此为包括太极拳在内的武术运动的第一次重创,中国武术开始断代。

1956年,中央指示国家开始修订专门的考试书籍以及比赛评分规定,中国武术的各项动作都被纳入到统一的范畴之内,评分细致到一招一式之间。

在吴彬看来,自己所带领的北京武术队能够从全国代表队中脱颖而出户,得益于完全按照比赛规则规范武术动作,按照现代训练模式规范中国传统武术。

一招一式完全符合预定规章程序要求的武术开始被大多数人认为变成了“花架子”,此为包括太极拳在内是武术运动所遭受的第二次重创。

武术的第三次和第四次重创几乎同时刻开始于改革开放之后。

一方面,各种形式的太极拳“宗师”趁着经济发展的浪潮,及尽忽悠之能事,一套某式太极宗师招收关门弟子,一套课程十万元人民币,可保你“长生不老”

另一方面,伴随着改革开放浪潮,对于西方健美的赞美声和追求也逐渐占据中国主流市场,“咱们中国武术讲究的是含胸收首,体态谦恭,现在没有人喜欢这个样子了。”北体毕业的武打演员赵文卓,是中国武术武英级国家健将,在赵文卓看来,西方审美观在中国的广受欢迎,冲击着传统武术带来的中国式的审美观,即便如此,赵文卓在每天花费半个小时来练习通背拳等中国传武术之后,会花费一个小时来练习器械与力量,“我是演员啊,我必须展示给观众我的形象。”

为什么我们依旧那么爱kongfu?出世与入世之间的武林江湖

70后80后90后,每一个曾经的少年都有一个武侠梦,白衣书生口吐莲花风流倜傥,黑衣游侠拔剑四顾眉宇苍茫。

诞生于60年代的武侠小说,在当时几乎铺陈于每一位华人的案几,每一个社交圈都围绕武侠小说做讨论状,甚至有人开玩笑说,二战之后促进全球华人精神统一的第一人,是为金庸。

金庸的小说可视为中国人武侠梦的塑造者,在这些武侠小说里,投射的是理想的中国文化缩影,这个武林江湖里有传统、有秩序、有门派、有规矩、有邪恶最终会被正义压制、有英雄抱得美人归。

这是在长达几十年饱受战乱流离失所的人们,能在头脑中建立起来的最美好的中国形象,几千年中华文化传承下来的最为可爱的儒学思潮,去恶存善,在武侠小说中重聚。

而武侠小说中最高深的功夫,占据着精神一统地位的,始终是习武者强大的内功,有了内力,刀枪剑戟斗不过是个把式,内功的集大成者,便是太极,这也是太极在民众心中地位极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伴随武侠小说之风延续而来的武侠电影,随后风靡20世纪,中国武术也借助着武侠电影名噪一时,李连杰、吴京、甄子丹出自什刹海武术学校,赵文卓出自北京体育大学,《少林寺》第一集播出,嵩山少林寺的习武之人就多了七万人。

中国武术希望以这样正面而积极的形象示人,网络论战这种形式始终让他们觉得有些不体面。

“这种炒作我们不需要”练武之人说的直白且真诚。

我想起几个月前与吴彬讨论往电影电视剧推荐武打明星的事情,吴彬老先生背靠着沙发上哈哈大笑,“他们不用我费劲儿推荐,他们有的可想去了。”

中国传统武术的练习者们期望通过儒家文化的出世智慧,去入世,前路迢迢,山也遥遥,水也遥遥。

而对于平常人来说,那个令人沉迷的武侠本就是不存在的江湖世界,痴迷于武术,是因为它代表了人们心中那份最为理想的文化认同,似乎有了武术,就有了江湖,有了江湖,就可以变成那个“江河湖泊浪滔滔,看我浪迹多逍遥,我坐船练习水上漂,我一生戎马刀上漂”的俊朗小伙。

可惜,守规矩的江湖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一场“太极宗师格斗狂人”与中国武林的对决,在现代网络营销的浩大声势下,未出世的武林使得“太极宗师格斗狂人”暂时领先。

君不见,曾经聚居着武林人士最多的江湖所在地,北京前门大街上的众多镖局,在今天,成了杂技团和天桥把式的聚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