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当然不能降:澳联邦政府225名政客们坐拥3.7-5亿元房产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61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这就是传说中的“风险共担”了:澳洲的225名联邦政客有3.7亿元资产绑在房市里。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这还是保守估计,因为假设了他们申报的561套房产的价值相当于65.68万元的澳洲住房均价。

这561套房有主要住宅和次要住宅、投资性房产、度假屋、商业建筑和空置的未开发土地,由联邦议员和他们的配偶持有。还有一部分是海外房产。

其中一些位于偏远地区的、较小的度假屋或堪培拉普通的公寓可能没那么贵,但议员们持有的大部分住宅和投资性房产都在州府城市,有的在火热的悉尼和墨尔本市场,价值可能高达七位数。也有总理谭保Point Piper豪宅那样达到八位数的。

  而且,还有一些房产是我们不知道的:通过公司、信托和自管养老基金隐藏的,或者通过聪明地利用国会规定避免公开的,后面这种更多一些。

因此,真正的价值应该在3.7亿元到5亿元之间。

如果政客在矿物燃料公司里持有3.7亿元的股份,没有人相信他们会在环境或可再生能源政策上做出合理或公正的决策。所以在住房可负担性上,你可以把期待值放得很低了。

当然,政客和我们一样,都应该可以拥有并投资房产。但是,费尔法克斯媒体对每一位议员最近的经济利益登记(新参议员Lucy Gichuhi和Peter Georgiou还没有完成登记,不包括在内)进行详尽的分析,凸显了他们与普通的澳洲住房买家相去甚远。

  近三分之二的议员(144人)拥有一套以上的房产,这一比例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也就是说64%的议员拥有一套以上的房产,但从全国人口来看,这一比例不到20%。

这144名议员里,有一部分人的两套房是自用的,一套位于他们自己的选区,一套位于堪培拉。但是,大部分人把至少一套房标注为投资性房产。也就是说,约50%的议员都有投资性房产,在普通澳人中,这一比例略高于10%。

联盟党政客大部分都反对改革负扣税与资本利得税优惠,但他们是目前为止最大的房产业主。

  联盟党的105名议员和他们的配偶拥有315套申报的房产,占总数56%的比例。工党议员申报了198套房,小党派和独立议员申报了48套房。

联邦政府的22位内阁部长里,至少18人申报了一套以上的房产,其中Peter Dutton拥有的房产最多,有七套,总理谭保和妻子露西拥有六套,包括一套纽约公寓。联盟党内阁申报的房产共计为58套。

22位影子部长里,至少16人申报了一套以上的房产。反对党党魁肖顿仅仅拥有一栋房屋。他的农业事务发言人Joel Fitzgibbon拥有五套房。

  这意味着两个内阁的44位部长一共拥有109套房。

53位议员或他们的配偶在堪培拉有房,不包括四名堪培拉永久居民。其中大部分人在国会开会周会住在这些房子里,领一晚273元的补贴。

67位议员只申报了一套房产,因此只有14名议员没有任何房产。

18位议员申报了五套或五套以上的房产,其中14位是联盟党议员。而且,房产最多的十个人里面有九个是联盟党议员。

  国家党参议员Barry O’Sullivan拥有33套房;国家党议员David Gillespie拥有18套房;自由党议员Karen Andrews拥有10套房。前十里还包括了Nola Marino的九套、Ian Goodenough的八套、Dan Tehan的七套、Peter Dutton的七套、谭保的六套、Tony Pasin的六套,以及工党议员Deb O’Neill的六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