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辣手摧花 170岁的雏菊就这么毁了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72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因为文书作业出了错,澳洲生物安全检查人员意外毁了1批1800年代中期的珍贵雏菊标本。

Raw Story网站报导,1850年代中期1批「无可取代的」雏菊「收藏」,3月外借昆士兰布里斯班植物标本室时,因运输文档填写不正确,意外遭到焚毁。

blob.png

澳洲官员表示,文档不符澳洲进口标准,也未正确列明所需信息,像是标本要不要保存等等。

澳洲标本馆理事会(Council of Heads of Australasian Herbaria)主席威考特(Michelle Waycott)告诉澳洲广播公司(ABC News),这些雏菊是向法国巴黎国家自然史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Natural History)借来,具有「高度历史与科学价值」。

「它们是第1种搜集1个品种的标本…当然非常珍贵,尤其它们又是在这么久以前搜集的。」「这些标本可能对我们做研究的能力带来了重大影响。」

Raw Story网站报导,1850年代中期1批「无可取代的」雏菊「收藏」,3月外借昆士兰布里斯班植物标本室时,因运输文档填写不正确,遭到焚毁。(图取自澳洲广播公司网站页面www.abc.net.au)

她说,法国植物标本室对失去收藏「非常难过」,澳洲标本馆理事会也「相当关切」此事,因为这是近几周来第2次发生生物安全检查人员毁损珍贵标本事件。

3月间,向纽西兰借来的地衣标本不慎遭焚毁。

主管澳洲生物安全事务的农业部和水资源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and Water Resources)要求调查此事。该部发言人表示,包裹上并未注明这些标本有多珍贵。

但这位发言人坦承,这批标本是「具有重大价值的植物学收藏」,不应毁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