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8成中国留学生都在代购!从课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72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张媛(音译,Zhang Yuan)的生意是从帮亲戚买东西开始的:某个姨妈想要婴儿奶粉,某个表妹在找UGG雪地靴。那时,张媛还在澳大利亚读大学,对她来说,能多挣一块钱是一块钱。所以她把帮人买的东西寄回中国,收一点佣金。

但后来,口耳相传,她的生意越做越大。她会在课余时间去采购当周的流行商品:维生素、名牌首饰、一种叫做“袋鼠精华”(Kangaroo Essence)的假壮阳药。她在毕业后也没能找到比这更赚钱的工作,索性就此待在墨尔本,继续在欣欣向荣的水货市场上向中国消费者出售澳大利亚商品。

blob.png

她的小公司现在雇佣了两名专门的采购员、两名包装工和两名客服人员,在墨尔本和她位于中国杭州的老家设有办事处。她在网上接单,主要销售给注重健康的富裕女性,她说,她每年能挣超过30万美元。

“中国人一直盲目崇拜外国的东西,”25岁的张媛说,“所以,与其购买昂贵却可能不安全的中国制造产品,为什么不买更便宜而且质量好的澳大利亚产品呢?”

在全世界都依赖中国产品的时候,澳大利亚商品却成了中国的热门货,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澳大利亚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或刚毕业不久的中国年轻人建立了一个作坊式的服务产业。

张媛(音译,Zhang Yuan)的生意是从帮亲戚买东西开始的:某个姨妈想要婴儿奶粉,某个表妹在找UGG雪地靴。那时,张媛还在澳大利亚读大学,对她来说,能多挣一块钱是一块钱。所以她把帮人买的东西寄回中国,收一点佣金。

但后来,口耳相传,她的生意越做越大。她会在课余时间去采购当周的流行商品:维生素、名牌首饰、一种叫做“袋鼠精华”(Kangaroo Essence)的假壮阳药。她在毕业后也没能找到比这更赚钱的工作,索性就此待在墨尔本,继续在欣欣向荣的水货市场上向中国消费者出售澳大利亚商品。

blob.png

她的小公司现在雇佣了两名专门的采购员、两名包装工和两名客服人员,在墨尔本和她位于中国杭州的老家设有办事处。她在网上接单,主要销售给注重健康的富裕女性,她说,她每年能挣超过30万美元。

“中国人一直盲目崇拜外国的东西,”25岁的张媛说,“所以,与其购买昂贵却可能不安全的中国制造产品,为什么不买更便宜而且质量好的澳大利亚产品呢?”

在全世界都依赖中国产品的时候,澳大利亚商品却成了中国的热门货,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澳大利亚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或刚毕业不久的中国年轻人建立了一个作坊式的服务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