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致家族,被股权“稀释”的亲情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681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7)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7)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679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世界上不少汽车公司都由声名显赫的家族掌控,比如德国的宝马和大众、美国的福特,以及法国的标致。自从1889年第一辆标致汽车诞生后,这个日益兴旺的汽车企业就一直由标致家族掌控着。然而时至今日,由这个家族决定标致命运的时代可能要一去不回了。

2016年1月6日上午,标致家族的元老级人物罗兰·标致去世。他从1959年起担任家族控股公司EPF的总裁;1972年又出任标致汽车公司监事 会主席,见证了标致与雪铁龙的合并。此后,标致雪铁龙集团(PSA)成为仅次于德国大众的欧洲第二大汽车制造商。作为集团重要领导者,罗兰直到1998年 才“退居二线”,把家族领导权交到了下一代手中,由他的儿子让·菲利普·标致出任EPF的总裁。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家族下一代成员之间 的分歧和矛盾日渐显现,最终在2015年爆发成一场内讧。

 

PSA集团前监事会主席蒂埃里·标致 (左)PSA集团前监事会主席蒂埃里·标致(右)

126年前造出第一台“标致”

标致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世纪。在最初的200多年里,这个家族的成员们大部分以农业生产为主,另外一些人当了工匠、士兵、纺织工等,个别人则 成了地方显贵。1725年,标致家族成立了一间专门加工农产品的磨坊,开始从农业转向加工业。由于家族成员让·皮埃尔·标致善于经营,又相继开了染坊和榨 油坊,最初的磨坊则变成了一家铸造厂,标致家族从此进入了工业时代。

1810年,标致家族中最能干的兄弟俩儒勒和埃米尔成立了“标致公司”,开始生产五金制品。到1850年,家族已经在3个地区建立了工厂,产品包括 锯条、弹簧、伞架等。就在同一年,标致公司著名的雄狮商标也正式亮相。在这一时期,标致家族的管理者显示出超常的远见,实施了一系列领先于时代的社会福利 政策,包括开办储蓄所,设立互助基金,提供免费医疗和保险,开办医院、学校,实行退休金制度,推行10小时工作制等,比相关法律提前了30多年。

19世纪后期,标致家族另一位杰出人物、儒勒之子阿尔芒·标致登上了历史舞台。他从小就对机械和经营充满浓厚兴趣,并在成年后接过了公司管理权。作为法国历史上著名实业家和汽车工业先驱,他预见到汽车这项全新发明的巨大潜力,将标致家族带入了汽车领域。

1889年,在巴黎万国博览会上,阿尔芒带来了他与著名蒸汽动力学家莱昂·塞伯莱合作制造的三轮蒸汽汽车,并以自己的姓氏“标致”命名,在当时引起 了不小的轰动。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台标致汽车。1896年,阿尔芒成立了“标致汽车公司”,从家族其他企业中独立出来。他拥有全面的商业才能,无论在技术上 还是经营上都领先于时代。1904年后的几年里,标致汽车每年都推出一款新车型,产量不断翻番。到1913年,当时的法国街道上,每5辆汽车中就有一辆是 标致。

一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很多汽车厂商陷入困境。阿尔芒及时调整战略,试图让企业在战争期间继续发展。然而他没能看到战争结束。1915年,这位法国汽车业的先驱不幸病逝。

一战期间,标致公司成为武器和军车生产商,直到战后才重回正轨。这时的汽车已经不再是富人们的玩具,而成为大众消费品。之后的50多年中,标致汽车 逐渐发展为全球性企业,不仅在全世界销售产品,也不断同其他汽车制造商合作、兼并。1974年,标致收购了雪铁龙30%的股份,并在1976年法国政府注 入大量资金后完全接管了新公司。在外界看来,这次合并实际上是标致吞并了雪铁龙。合并后的母公司即PSA集团,标致和雪铁龙两个品牌仍然独立存在,但是共 享工程和技术资源。

又经过30多年的不断发展,到2013年,PSA已经成为欧洲第二大汽车生产商。但随着集团的不断重组、变革,标致家族却陷入了越来越大的分歧之中。这得从2014年的增资协议说起。

 

再也难以“一家独大”

2014年3月26日,在中法两国政府的支持下,中国东风集团和PSA资本正式结盟,签字仪式在法国爱丽舍宫举行。根据协议,东风集团将向PSA注资8亿欧元,持股14.1%。这意味着,东风集团、法国政府、标致家族一同成为了PSA的大股东。

这次入股的最大推手正是时任PSA集团CEO菲利普·瓦兰。早在2012年,由于欧洲汽车行业非常不景气,PSA亏损严重,急需增资,而当时持有 PSA7%股份的美国通用汽车集团却无法提供投资。菲利普·瓦兰于是将目光投向了中国东风集团,因为双方已是20多年的合作伙伴。2013年,当PSA在 武汉的第三家分公司成立时,增资计划被提上了日程。

在这种情况下,东风集团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入股后要实现“双赢”,而且要求标致出让一部分技术,以帮助东风集团发展自己的品牌。此时法国政府也闻声 而来,要求和东风集团一道入股PSA,并且还要获得同样份额的股权,理由是“避免中国公司控股过多,而且曾在2012年给予PSA贷款支持”。

当时,标致家族通过EPF和另一个家族控股公司FFP,实际持有PSA集团25.4%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按照三方草拟协议,增资之后,标致家族 的股比将被稀释到14.1%,形成三方等比持股的局面,与此相应,家族在董事会中占据的席位也将减少。自标致公司诞生以来,200多年的时间里,标致家族 一直牢牢掌握着企业的实际控制权,一旦东风集团和法国政府入股,则打破了这种一家独大的局面。

正因如此,当时担任PSA监事会主席、FFP董事会成员的蒂埃里·标致,一直反对增资入股决议,而他的堂兄,家族另一位高级成员、FFP董事会主席罗伯特·标致则坚定支持增资入股决议。两人背后各有一部分家族成员支持,汽车豪门内部的分歧和争斗也露出端倪。

2014年1月,法国《回声报》曾公布过一封蒂埃里写给罗伯特的信件,信中说:“我为你即将让标致家族放弃掌控权的计划感到担忧。我认为标致家族应 该一直陪伴着公司,而不是离开它。”蒂埃里在信中谴责罗伯特没有充分参与PSA的未来发展计划,他认为,公司的多次协商都被家族以外的成员控制,而家族控 股公司却没有真正介入,与东风集团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蒂埃里坚持认为,不需要东风集团和法国政府的增资,PSA也可以继续平稳运营。“目前的股东和 市场完全能够保证持续增资以达到集团需求。”

然而,在PSA监事会成员中,赞成蒂埃里观点的人并不多。以罗伯特为首的支持者们认为,与其对市场抱有幻想,还不如寻找一个长期稳定的合作伙伴,东风集团正是合适的选择,“因为亚洲市场是标致雪铁龙在全球市场上唯一实现销售大幅增长的区域”。

经过一系列协商,2014年2月17日,FFP和EPF的董事会投票通过了三方协议书草案;第二天, PSA监事会也批准了该草案。

 

100多人开家族大会

随着协议的签署,增资入股在2014年3月尘埃落定。但蒂埃里与罗伯特之间的争端却没有停止。当年6月,在接受《回声报》专访时,蒂埃里又一次对罗 伯特进行了指责:“我在思想上是资本自由主义者,也是私有企业的保卫者。200年来国家第一次要对集团控股,这肯定会带来一些问题。”

在这次专访中,蒂埃里对已经卸任的菲利普·瓦兰也进行了批评,认为他在任期间与美国通用汽车的合作是失败的。因为合作之前两年,标致家族的股份还占 到PSA总股份的30%以上,等到与通用合作后,就降到了25.4%,到现在仅占14.1%,标致家族对集团的控制权在逐渐丧失。他坚称:“家族依旧应该 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这样集团才能留住它的灵魂。大家不要再认为家族对公司是一个牵绊了。”

当谈到与罗伯特的分歧时,蒂埃里说:“这并不是我与他个人之间的恩怨,我也不愿意谈家族不和的问题,那就偏离了本来的方向。”他表示,自己盼望的是PSA能继续在全球拓展业务,现任CEO卡洛斯·塔瓦雷斯能够带领集团继续前进。

但这番话无疑刺激了其他领导层成员。罗伯特马上站出来,针锋相对地表示,即使家族股份比例降至14.1%,也并没有放弃对集团的掌控。他认为,家族通过控股公司,已经对集团做了足够的投资以确保地位,而且东风集团和法国政府在未经标致家族同意的情况下也无法随意增资。

由于罗伯特等人的态度过于强硬,蒂埃里被迫于2014年7月从PSA监事会辞职。2015年5月,经过FFP董事会成员的表决,蒂埃里又被驱逐出家 族控股公司。这一次,不仅是罗伯特,就连蒂埃里的另一位堂兄——之前一直扮演调解人角色的EPF总裁让·菲利普·标致,都没有表示反对。

风波过后,为了在内部达成对未来发展方向的共识,标致家族在2015年6月召开了一次汇聚100多位成员的家族大会。其中的首要内容,就是要寻找家 族两大控股公司的接班人。在目前仅控股14.1%的情况下,标致家族希望通过内部协商,找到能帮助家族稳固在PSA集团地位的方法。

对于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来说,兴衰轮回、新老更替不可避免,但标致这个品牌依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在法国,标致家族拥有一批世代相传的忠实支持者, 他们表示并不担心集团未来的发展,“因为公司生产的汽车确实质量很好”。数据也支持了这一观点。2014年,PSA在全球的销售量增长了4.3%,中国市 场的销售量更是增长了31.9%,成为集团第一大市场。而2016年1月的最新数据显示,PSA的全球销量依旧在继续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