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悉尼人游行反对夜店宵禁 用跳舞权利打败行政权力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70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72)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72)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雪梨问题:跳舞的力量能否打败行政权力?

新州州长贝亚德(Mike Baird)正因为提议禁止赛狗而面临乡镇民众暴动,也因为实行夜店宵禁而疏远了一大批二十多岁的城市选民。

他们中的许多人周日聚集在雪梨街头,为寻欢作乐的权利而斗争。

“保持雪梨开放”(Keep Sydney Open)游行活动敦促贝亚德政府重新思考它对夜店和宵禁的政策。

  “保持雪梨开放”游行活动的发言任寇(Tyson Koh)说,贝亚德政府对夜店和夜总会实施宵禁,不但疏远了年轻选民,也毁了现场音乐演出的机会,与此同时,州府却让两个赌场继续开门。

“难道新州政府已经变成这样了吗?我们只向出价最高的人出售文化生活。”他说。

“我们不会让年轻人被赶出内城区然后无所事事,而不知道怎么享受生活的老富翁却可以彻夜狂欢。是的,这不是我们想要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集会,因为我们希望给大家一个更加美好的城市。”

年轻人的不满程度反映在了游行的参加人数上。

  警方估计参加者约3500人,但组织者声称有7000多人。

无论是哪一个数据,在一个表现支对同性婚姻,难民和赛狗支持的示威时期,“保持雪梨开放”活动吸引的人潮是近年来最多的。

这场温和的抗议行动上出现了许多标牌,抨击州长和他的政策。一些例子如下:

“买房不如玩到夜深(Real late not real estate)”,“贝亚德政府干了一件非常‘贝亚德’的事。(Bairdy did a Baird Baird thing)”,“我们只跳舞不打人(We hit the dance floor not each other)”,“我们要不夜城市长不要噩梦(Night mayor not night mare)”等等。

  游行从CBD的Belmore公园开始,组织者在那里出售20元一件的“保持雪梨开放”游行口号T恤。然后抗议者前进到泰乐广场(Taylor Square)聆听演讲,并与DJ们,Touch Sensitive,Ariane和Paul Mac一起在街头狂欢。

寇援引了一些数据来证明宵禁的荒谬,他说,一份经常被引用的报告说St Vincents的酒后暴力事件降低了25%,每月只有2起,与此同时,Kings Cross的酒后暴力事件却增加了,而Pyrmont的Star Casino附近的袭击事件在新制度下增加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