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美女插画师:不靠脸 拼才华上央视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78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85)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85)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她浑身散发古典气息,喜欢的人觉得她无愧于“中国最美插画师”的称号。

也因其长发如瀑,艺术造诣了得,被称为“现实版南湘”。


她是插画师林Caroline,本名李晓林,名字素雅如其人。明明可以靠脸,却拼才华登上了央视。



在CCTV的录制视频里,她长发及腰,谈吐儒雅。

草原龙胆绘画过程。


从大学工业设计专业毕业后,她辞去知名公司文职,创办画社,翻古书、下田地。

以二十四节气为题材的风俗画,在网络上引起一批人追捧。


李晓林手绘日晷与浑仪。



全国鲜有人研究的古代气象勘测仪器,她也创作了系列插画。

北京气象局与中央气象台等都纷纷在网上转发。

作品被刊载于China Daily,

在这份国外媒体转载率最高的中国报纸上,她的艺术俨然在向外传递着中国古典智慧之美。

她成为画界女神,其实是因为——其它都不会。

小时候立定跳远1米4,老师嫌她趴那都比跳得远;

想唱歌,却在合唱队里被越排越后,学跳舞,但柔韧性极差;

唯有绘画赋予她成就感,

面对画之外的世界,她永远自卑。

父亲会国画,母亲是中医,

三四岁的时候她开始学习国画,

每天都饶有趣味地拓好几张。

然而,上专业班时,练习基本功的过程实在枯燥,她一遍又一遍地在纸上点点连线,练得想逃,又被家人拎了过去。



为备战艺考,她曾无数次拿咖啡当饭吃。

初中高中的痛苦时光是李晓林所不愿回忆的。

她说:“如果你身边有艺考生,请好好对TA。”

那年11月份,她只身赴京学画。由于来的晚,当她看到7月就来的同学画技精湛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焦虑的她过年没有回家,在画室里废寝忘食作画。

彼岸花绘画过程。

半年的时间看似不长,但如果每天6点起来,晚上近12点下课继续画,基本一天只睡4小时,能坚持的人实在寥寥。

她只能想尽各种方式,在已经对喝咖啡免疫的情况下继续拿咖啡当饭吃。

那时的她特别羡慕上文化课的日子,理由很简单——能睡饱。

每天接触的,全是素描,全是铅笔。裤子都可以见到灰黑反光,母亲几乎都快认不出“这小煤球”了。

画室流行打趣“谁洗澡了隔天肯定能看出来。”

由于那时特别不注重身体,导致她现在有些后遗症。



独立的蜕变,是她青春里最疯狂的记忆。

姐姐曾叮嘱她:

“你大学时一定要谈一场恋爱。一定要做长大回忆起来能让你觉得青春的事。”

可她一样都没干。

李晓林有攒书癖,喜欢在图书馆里看囊括珠宝、国画、白描、西洋科学等等稀奇古怪的书。

她说:“我应该是一个很无趣的人。”

其实,她已经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大学生活费全凭自己赚。


大二时得知家里不支持她生活费后,不由感叹:“啊,我是亲生的吗?!”

震惊之后她开始打工,担任画室助教。

李晓林直言:“苦啊,真的苦。”

画室很远,她每周站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出发,站着授课直至晚上11点多,再站两个小时,凌晨一点到校。

一天天积累下来,腿上静脉曲张青血管很明显。

她常自嘲:这就是我总穿长裙的原因。


在学校与工作的转换之间,李晓林意识到——

社会对她的耐心比学校低得多。


雇主给她每月800元是希望达到1800块钱的价值,但她要是不努力的话,会有人拿700块钱达到2000块钱的价值。
 


她曾处处碰壁,像无头苍蝇一样始终不明白自己适合干哪行。

毕业后,因为向往北京多样化的工作机会,李晓林加入北漂大军。

她先后做了产品设计师、制景、美术道具师、公司文职等等 “所有能做的工作”……

她是迷茫的,行走在京城高楼大厦的迷宫里,似乎永远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与无数设计师一样,熬了两三天,返工,改,再返工,再改……一次又一次。

直到遇到了一个启迪她人生发生转变的人,她选择了辞职。

李晓林说:“辞职并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它需要勇气。

自由职业者在一个城市里,是非常没有归属感的群体。”

李晓林发烧去医院挂号,工作人员问她有没有医保卡,是什么职业。

那一瞬间,脆弱的她挫败感尤为强烈。

李晓林那时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画卖出去。

最惨时连下个月的房租都难交,她不得不接了一堆不喜欢的商稿,不停揣测商家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之前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大阻力,她只想自由作画,将自幼所受熏陶的中式传统美,用大众能接受的方式传播出去。

遇见相辉先生,成为她人生的转折点。

启迪她的人生观从按部就班到“野”的人,是相辉。

那时他在一家知名气象科技公司工作,她为该公司画气象仪插画。

她和他都受家庭影响,骨子里对古典有一份敬畏,越聊越投机。

在绘制传统气象仪器发展史的过程中,她和他一起讨论发布会倒计时视频怎样和插画结合起来,还到古观象台实地考察。

由于没有一本现成的相关书籍,知识又生僻,所有的梳理都需要自己去做,天天相处,就慢慢走到了一起。

所以,这段传统气象仪器的发展史,也是他们的爱情史。


他让她开始重新思考对自己的职业规划,

李晓林以前一直觉得人生要有一份稳定工作,赚五险一金,最后好好养老。

他说其实没有这些也不会怎么样。

年轻的时候钉在一个不喜欢的职业上,真的好吗?

辞职后虽有痛苦的过渡期,但自由创作的时间丰富了。自己定这个月画什么主题,月末作品就完工,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鸳鸯喜荷绘画过程。

她觉得如果自己一直处在抹杀个性的生活中,而未觉异常,会很可怕。

“如果循规蹈矩地过了,到最后成为一把灰的时候,我来这人世有什么东西是给我自己活的呢?”

尽管事情不能尽善尽美,创业的繁忙压缩了回家陪伴父母姐姐的时间,

可如果总是压抑心里那种想要奔跑的想法,李晓林会有不甘。


自称无趣地度过青春的她,现在开始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开车跑天津,跑唐山,找藕池,找水稻。

他带她于2015年创办了画社。

她纯粹负责画画:传统、美食、珠宝……


从画社方向到拍摄剪辑,她和他常常一起商量直至天亮。

画社成立后,李晓林进阶成了女神“林Caroline”。



林Caroline不仅用笔,还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去体验,去作画。

画《二十四节气美食图》,她花了两年。

女神想寻找古人原始地在该节气吃的食物,便翻遍古籍,请教各路节气专家,佐证吃法的存在,推测合理性。

在大兴郊区拍立秋的时候,女神能感觉农人们脑海里都是农作物的时间标签。

拍小暑的时候,她借了大爷的自行车并聊天,谈老家甜甜的空气,满天的星星。


意外走红后,面对外人评价,她总觉得不好意思:

“手艺人靠脸吃饭,会被同行笑话吧。”

而她也曾更新签名:我就是个穷画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