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创业是为了换一种活法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707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3)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3)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704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4)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4)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个人简介:毛大庆,1969年生于北京。曾任万科集团执行副总裁,分管商用地产业务。2015年4月创立社区化联合办公项目优客工场。

闪耀的屏幕,明亮的灯光,这里是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寻找中国创客颁奖典礼的现场。11月16日,夜幕降临,徐小平、汪潮涌等互联网大咖抵达会场,后台的休息室跟着热闹起来,成了小型的冷餐会——投资人、创业人、媒体人纷纷端着茶杯,畅聊白天在互联网科技产品展上的见闻。

大约晚上8点,身着西装的毛大庆也赶到了休息室。《环球人物》记者赶紧迎上去,向他表示了采访意愿。毛大庆礼貌地接过名片看了看,又抬头打量起记者,突然猛一拍脑门,“我认得你!前几次见面是在北京没错吧,现在一路追到乌镇来了(笑)。”

一边说着,毛大庆拉着记者在嘈杂的休息室找到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招呼记者坐下后,他将鼻梁上的眼镜推到额头上,“那就开始吧!”就这样,毛大庆聊起了他估值55亿元的创业项目——优客工场。

Y1kYx9VE1nnzzjQzgMQBGQ%3D%3D%2F7917093948941503355

Y1kYx9VE1nnzzjQzgMQBGQ%3D%3D%2F7917093948941503355

把工场办成“大院儿”

毛大庆是做房地产出身,一直以来深耕传统地产。在创业前,他最耀眼的标签是中国最大房地产企业万科的执行副总裁,王石的股肱之臣。在他任职期间,万科营业额从43亿元增长到200亿元。6年后的2015年3月,他放弃年薪千万级别的高级职业经理人职位,离开了万科。

优客工场成了毛大庆辞职信里的人生新选择。他曾去美国游学,参观了总部位于纽约的众创空间(WeWork)。这种全新商业模式被称为联合办公或共享办公,专门为企业提供共享办公空间,以及社交平台、创业顾问等增值服务。毛大庆也想做中国的联合办公。他的想法是:切入点“办公场地”正好是老本行房地产,为什么不试试?于是,辞职第二个月,毛大庆公开了他的创业项目优客工场。沉寂近半年后,第一家优客工场落地,他也成了千万互联网创业大军中的一员。

北京CBD阳光100大厦的地下一层,原本老旧的停车场被改造成8000平方米的联合办公区域。停车位被隔成一个个格子间,装修风格轻快明亮。而每间屋子里都配置了各种办公用品,吸引着不同的公司入驻。

乍听起来,优客工场有点像纯挣租金的商业地产,还有人跟他说,你这就是个孵化器啊。毛大庆的思路很清晰:人群的聚集让优客工场有了一种更具人情味儿的办公模式。“我们曾和众创空间的人交流,大家都认为成功与否取决于一个要素——ethos(民族精神)。很多人将其理解为群体精神。你想啊,企业哗哗都进来了,有了群体、社交和文化,商业自然由此延生。”

于是,优客工场成了一个“熟人的社会”,来这里办公的企业都能互相认识。“就好像住在大院儿里,邻居张三李四王五,吆喝一声就能找到,也可以说是一所学校,数学系、物理系、经济系,大家都是同学。其实,有很多品牌,客户间是少有共鸣的。比如卖咖啡的星巴克、卖杂货的无印良品,顾客基本没有交流。但今天很多的新产品,会引起客户之间大量的沟通。因为大家喜欢同一件东西,以此形成一个社群,都认同其产品背后的精神价值。”

毛大庆向《环球人物》记者解释起这种精神价值。“这是一种生态,比起‘联合办公’,或许用英文co-working(一起办公)能更好地诠释。因为共享办公环境,有共同理想的人聚集在一起,这种氛围让你灵感迸发。从另一个角度看,几百甚至上千家企业也可以是你的服务对象。如今优客工场共进驻了超过900家公司,其中就不乏做邻居生意的服务商。比如,甲广告公司帮助乙游戏公司作产品推广,平台上还有一家正筹备挂牌‘新三板’的科技公司,‘收购’了隔壁同一领域的两家小公司。这就是社群经济。”说完,毛大庆露出了一个坚定的眼神。

看上“85后”“90后”群体

为了让“社群经济”落地,创业一年多,毛大庆干了三件大事。一是线下铺场地。二是手机客户端搭建线上平台。三就是为人群的化学反应服务。与此对应的优客工场盈利模式也简单清晰:第一类是场地租金,这一部分收入大概在两年后能持平;第二类是线上会员费;第三类则是生态服务产品相关的业务收入。而在最后一点上,优客工场旗下现已有18家垂直经营的小公司,在传媒、基金、政务等各方面帮助入驻平台的企业。

这一年多,毛大庆的成绩很惊人。仅从最直观的数字看,2015年,优客工场共有7个项目在4座城市开业,提供了3000个工位。今年8月,优客工场完成上亿元B轮融资。毛大庆还计划提供1.5万—1.8万张实体办公桌。

“那社群呢,玩得怎么样啦?”记者问他。

“线上的虚拟工位正在开发,手机2.0客户端现已上线受到好评。现在的优客工场就像一锅汤,社群经济各种料已经备齐,咕噜咕噜地刚烧开。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汤会越熬越浓,越熬越香。”

毛大庆也一直看好中国未来的联合办公市场。他曾经拿优客工场的客户群与“社群经济”相对成熟的众创空间做对比。“实际上,入驻美国众创空间的都是规模比较小的企业,这里有大量的自由职业者、小微企业、创业公司、大企业的外挂机构,甚至克林顿的办公室也在里面。中国的市场则更大,5年内的客户人群应该是美国的2—3倍。因为‘85后’‘90后’群体将成长为行业主流,他们一定会喜欢上这种社群经济模式。”

“我的愿景是,500强企业有高大上的甲级写字楼,小微企业也能有自己的共享空间。到时候,联合办公将变成非常通俗普遍的社会服务业。可能再往后,平台入驻3000家、5000家、上万家公司的时候,社群经济延伸出更新的商业模式,对此我们也拭目以待。”毛大庆说得有点兴奋。

这次来乌镇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毛大庆也应景聊到了互联网。他认为,社群经济等各种新商业模式的诞生热潮正是源于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这两年互联网热,从国家领导人到老百姓都在聊。但我觉得这个热度不会持续太长。就像电的发明一样,20世纪之前,大家对电这事儿,可能每天都在念念叨叨,到今天我想我们谁也不会再去感叹了。和电一样,互联网也已经成了工具。如今创业一年多,再回头看互联网,我越来越认同其作为连接媒介的基本属性,开始更多地关注背后产生的新东西。”

新创业浪潮中的跨界人也由此而生。毛大庆就把自己从传统地产到“互联网+”的转行,归结到了这种连接上。“原来我在这一堆人里,后来又去了那一堆。这是好事,因为顺应了互联网发展的潮流。”

“人生就是一次次创业”

除了赶上时代大潮,毛大庆还在微博里写下了辞职创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10年前,我看了20遍电视剧《奋斗》,陆涛是我的偶像,所以我把他的‘心碎乌托邦’给实现了,就是现在的优客工场。”

显然,毛大庆心里有团火,想干点更自由的事儿。

这和他的生长环境是相符的。毛大庆是典型的北京大院子弟。父亲杜祥琬是“两弹一星”研制的核心人物之一,母亲毛剑琴也从事核研究工作,是国内航空航天领域第一个女博士。毛大庆就在国防科技大院长大,从小家境优渥,没为物质发过愁。

所以下意识里,他总在寻找一些新奇、好玩的东西。25年前,这种从轨道上脱缰的事儿,毛大庆就干过一次。当时他大学毕业,到了一家体制内单位工作。入职没几天,包括他在内的几个大学生被领导叫去谈话,“我们不需要大学生,你们到这儿来,就是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的”。“我干吗在这种‘旧思想社会’里浪费生命?”。结果毛大庆待了一个月就辞职了。烈日当头,他带着100份简历满大街找工作,乐得自在。

优客工场也让他觉得有趣,这里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年轻人带着他们的公司入驻,让过了不惑之年的毛大庆又年轻了一把。“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抛弃舒适区。我说什么叫舒适区,你在那儿待着舒服,但错过了很多新风景。这不是更大的悲伤吗?我想不通怎么会舒适了。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创业者有个共同点,都想换一种活法,找一些新价值。”

也正是这种想法,让毛大庆很享受现在的创业状态。2012年市场不景气,他患上了抑郁症。而此时坐在《环球人物》记者面前的毛大庆聊得手舞足蹈,特别精神。“最初是跑步让自己开心起来,现在创业我高兴的事情更多了。”后来聊到老东家万科,他告诉记者,创业后跟王石常聚,得到了不少帮助。对于优客工场这个项目,他也很乐观,认为其未来规模可能要比现在很多传统企业大得多。

有人跟他调侃,你的创业很轻松嘛。“怎么可能轻松?哪个创业人不是举步维艰。前两周,我和王石一起上云南哀牢山看望褚老(褚时健),他和马奶奶(妻子马静芬)两人都80多岁了,成功种植、推广褚橙后又在自己的试验田种起了高原苹果。下山路上我就一直想,人生本来就是一次次创业,真用不着太计较得失结果,好好往前走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