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一黑心教育机构倒闭 顾客付8500澳元也拿不到证书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61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新州一家破产教育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它的死亡是“两个政府机构造成的”,这两个政府机构才应该对那些付了钱却没有获得相应资格证书、也无法退款的2000名学生负责。

Get Qualified Australia(GQA)是一家教育咨询机构,协助求职者取得美容,建筑和商业等行业资格。

然而上周五,该公司宣称其“无法偿还债务”,并将自愿清盘,破产公司Hall Chadwick的普利诗(Blair Pleash)被任命为清算人。

报告显示,该公司还欠下150万澳元的债务,包括分别欠了无担保债权人Facebook和Google Adwords 364,779澳元和45万澳元。

目前还不清楚该公司欠了2000名受影响的消费者多少钱,但费尔法克斯媒体(Fairfax Media)得知有些消费者支付了多达5500元的费用。

  该公司的客户之一,28岁的克里斯(化名)说,GQA上周还催他交更多钱。

“他们说,他们有一个全新的团队,准备开展业务,只要我再付200澳元就行。”克里斯说,他在两年前支付了975澳元以获得一个项目管理文凭,但从来没有收到。

“他们不断怂恿我,要求我付更多钱,但我从来没有收到过关于该资格证书的电子邮件。”

十天前,GQA因涉嫌误导和不合理行为,被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告上联邦法院。

ACCC自去年成功向该公司提出冻结令之后,将从3月28日开始法庭诉讼,以回应大量的消费者投诉。

GQA的首席执行官亚瓦克斯(Fair Wax)告诉费尔法克斯媒体,2000名学生将陷入困境,30名员工将失业,而这都是政府机构ACCC和ASQA的错。他认为ACCC是出于政治动机起诉他的公司。

  ACCC的行动是去年发起的,因为该机构发现,自2015年1月以来,一半以上的客户虽然支付了高达8500澳元的费用,但却没有获得资格证书。

该监管机构声称,该公司拒绝向没有获得资格的客户提供“百分百退款”,而且使用不公平的销售策略,坚持必须预付费用。

债权人报告中的事务摘要显示,GOA的银行现金只有1600多澳元,工厂和设备价值210,012.97澳元。

在债权人下周会面之后,普利诗表示,他将就违反董事职责,可撤销交易以及破产交易的可能性展开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