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房地产泡沫破裂 应成悉尼墨尔本前车之鉴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61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Domain Group的数据显示,由于资源部门经济放缓,人口增长率大幅度下降,工人大量出走,珀斯的房价自2014年12月以来下滑了7.3%。在高峰时期置业的珀斯房主,在某些情况下发现房价下跌了数十万澳元。

虽然西澳的经济状况与新州和维州完全不同的,但澳大利亚东部仍可以从西部学到一些教训。

  AMP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Shane Oliver)说:“珀斯有过采矿热潮,然后破灭,但我们没有,悉尼的经济更加多样化。但我认为,珀斯的教训在于,当荣景结束,房价确实会下跌,而在某些方面,珀斯及时提醒了我们。”

根据澳大利亚住房和城市研究所(Australian Housing and Urban Research Institute)科廷研究中心(Curtin Research Centre)的副教授兼主任罗利(Steven Rowley)的说法,珀斯的中位数房价在2014年年底达到顶峰,自那以来一直在缓慢下滑。他说,珀斯市场的状况很“困难”。虽然他确实注意到不同邮政区的差异很大,很多郊区在过去几年中看到价格上涨,而其他地区的房价则比中位数下跌得更快。

相比之下,悉尼和墨尔本人口大幅增长,海外投资需求水平较高,因此比珀斯要好。

  悉尼和墨尔本的风险

根据国民银行(NAB)首席经济学家奥斯特(Alan Oster)的说法,新州和维州的经济比西澳更加多样化,其中50%的经济依赖出口。因此,不太可能出现西澳那样的失业率水平。

罗利同意,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不可能崩盘,除非发生了某种经济或政策冲击,特别是影响国内外投资者需求的。

西澳房产研究所(REIWA)主席格罗夫斯(Hayden Groves)表示,如果利率保持低位,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或许只会缓慢下滑,作为投资者,避免风险的重点是不要投机,以及确保投资多样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