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取代欧裔成为新移民主力 中文成澳洲第二常用语言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61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在海外出生的澳大利亚人的比例已经上升到28%以上,Shepparton少数族裔协会(Shepparton Ethnic Council)的经理哈泽尔曼(Chris Hazelman)认为,“这更多地显示出都市圈增长的迹象”。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来,海外出生的澳大利亚居民人数持续增加,出生在印度和中国的人口增长了一倍多。

相比之下,在德国出生的澳大利亚居民人数几乎是零增长,而在意大利出生的澳大利亚居民人数则下降了10%以上。

  哈泽尔曼指出:“过去几年中,澳大利亚第二大最常用的口语从意大利语变为中文,也能反映一些问题。”

“我们的意大利裔人口越来越年迈,过世了,却没有换上新血。”

“此外,我们看到中国,印度,斯里兰卡和菲律宾的技术移民大量来到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移民结构的变化在某些群体的年龄中位数上特别明显,德国出生的移民的中位年龄从2006年的58.8岁增加到去年的64.1岁,表明该群体的老龄化。”

相比之下,来自中国的移民,中位数年龄从2006年的38.7岁降至去年的34.7岁。

哈泽尔曼表示:“来自中国的移民越来越年轻,可能反映了学生签证(已被延期)转永居签证的增长。”

ABS数据还显示,在2015-16年的州际移民数字中,维州的增幅最大,达到16700人,而去年为10200人。

“(那)并不让我感到惊讶,因为维州是榜样,我们比其他任何人都做得更好。”哈泽尔曼说。

“加上我们多元文化主义的良好记录,以及大量已经存在的多元文化小区的强大历史,这些因素是很大的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