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口普查看住房拥有权 典型澳人有房 但要还房贷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739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周二公布的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现在,普通澳人依然住在有三个卧室的房子里,一边还房贷。这和2011年的情形一样。

据Domain网站报道,虽然维州和新州经常因房价迅猛攀升而相提并论,但这两个州的“典型”业主有着巨大的差别。

虽然悉尼房价上涨了,但典型新州家庭完全拥有自己的房子,和2011年及2006年一样。但是在维州,典型家庭还在还房贷。

  而且,在另外一个州,情形完全不一样,房客人数变多了。这就是昆州,这里的典型家庭现在租住别人的房子,业主也在还房贷。2011年,昆州的典型家庭有房,同时还在还房贷。

北领地也是这样的情形,但以前就已经这样了。

  堪培拉的典型家庭也是有房但要还房贷的类型,和2011年及2006年的情形一样;南澳和西澳也是这种情形。

塔州是除新州以外典型家庭完全拥有自家房子的州。

  格拉顿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科茨(Brendan Coates)表示,住房拥有率依然“非常稳定”。“但是在未来,住房拥有率很有可能会下降。”

他表示,作为住房可负担性问题最严重的悉尼和墨尔本,住房拥有率更可能下降。之前的《澳洲家庭收入与劳动力动态报告》(HILDA)就显示,有房人将成为少数。

新南威尔士大学城市未来研究中心主任兰多夫(Bill Randolph)预计,未来的典型新州家庭也会变成背负房贷的,或者租房住的。到时候房客、完全拥有房子的业主和背负按揭贷款的业主所占比例可能会达到各占30%的比例。

“过去五年间,投资者数量大幅膨胀,达到前所未见的水平,”兰多夫说道。

  部分地区背负房贷的人所占比例较高可以解释为房东的增多。业主变成投资者通常是把自己的房子拿出去抵押融资,然后投资新的房地产。

“25年前,我们可能觉得,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完全拥有自家房子的人所占比例就会增多,”他说道,“我们到了房屋所有权的临界点了吗?这一代人似乎已经打破年轻时候租房,然后买房并还清房贷的常规了。”

等到官方数据显示,大悉尼或大墨尔本的住房拥有率是否下降,我们就知道答案了。

2011年,澳洲有60%的人口住在州府城市里。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公布之时,距离悉尼房价中位值达到100万元已经有12个月之久了。

不过,房屋拥有模式变化得很快。2006年的普查中,完全拥有房屋的人比背着房贷的人多。但到了2011年,32.1%的澳洲家庭完全拥有房屋,34.9%的家庭背着房贷。另外还有29.6%的家庭租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