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冰与型动APP 一个奥运冠军的互联网转身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506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3)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3)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一冰脱不开身,让我一定要送您一下。”夜色中的水立方五号门前,陈一冰的女助理亦步亦趋地将深创投的刘纲送出门外,几近矫情的多番道别后仍不敢留步,看样子确实是被老板特意叮嘱过。

他们身后,刚刚结束了“型动体育”发布会的水立方通体明亮,身为CEO的陈一冰还在其中略显紧张地应对着各方媒体的提问。同一时间,一路之隔的扇形国家体育馆早已熄灯闭馆。在那里,2008年的夏天,24岁的陈一冰曾在全世界的瞩目中轻松的亲吻过金镶玉的奥运冠军奖牌,彼时的他笑得像个孩子。

退役不是告别

再见陈一冰,已是一身黑色的休闲商务装扮,发型甚至妆容明显经过了专业团队的打理。不算高大的身材加上俊秀的五官,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李小鹏或者田亮。会前与一些到场的嘉宾握手寒暄,不见当年吊环上的沉稳霸气,也没见所谓商人的精明老练,倒是时而露出的笑容还和穿体操服时一样清澈明亮。

终于到他上台演讲,全程喉咙生涩的紧绷着,时而还会发出明显的颤抖。互联网圈常见的乔布斯式横向霸台跨步,在他的演绎中也不自觉变成了小碎步的转圈。他承认自己很紧张,虽然在多次练习中已经有所进步。

他回忆自己2013年退役后的职业生涯,从就职国家体育总局到开健身房,再到如今的型动体育,一步步从体育事业的尖端人群走向大众。他说不希望专业的体育训练只能服务少数人,也不想看见曾经优秀的体育人在退役转身的瞬间无所适从。

用自己的体育资源建立平台是在他在互联网+时代作出的选择,跟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中心独家合作,汇聚了11万国家职业资格认证教练(简称“国职教练”)为他的平台建立了得天独厚的竞争壁垒。一个奥运冠军关于体育的创业项目,“专业”一定要成为最亮眼的标签。

第一次接触科技媒体

会后,刚从体育媒体的围堵中抽身的陈一冰接受了DoNews的专访。“这还是第一次接触科技媒体呢。”边说边露出稍显腼腆的笑容。

“平台是需要资源的,说是互联网创业,但创业者也都是之前在各行各业有所累积的人。”他举例自己第一次创业经营管理的健身房事业。在那过程中他认识了很多的国职教练,也了解了很多的用户需求和痛点,“好多会员都很信任国职教练的专业度。”

目前,型动体育的团队已经发展到60人的规模,公司的四个合伙人都有体育方面的资源。而在与互联网的结合方面,陈一冰表示正在对接几个资深的互联网人,用以扩充团队的综合实力。

作为一个明星创业者,陈一冰清楚自己的优势在于资源。“我的信任度肯定要比一般的草根创业者更高,在接触投资人和其他公司的时候也更容易接触到上层,像现在合作的天音通信和360,就是直接对接的CEO。”同时,身为一个身价丰厚的体育明星,陈一冰认为,“心态上也会比其他的创业更沉稳,至少不会因为急着挣钱去做一些急功近利的事。”

奥运冠军的成败观

翻看陈一冰24年的体育生涯,最后的落幕是他手举“冰力十足”的横幅,面带着让全世界为之心疼的坚强笑容。那一年的伦敦奥运会,因为裁判的明显不公,他用“金牌的动作得到了一枚银牌”(当时某外媒的评论)。那时,瞬间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陈一冰在世界面前表现了让全中国为之感动的大气,他微笑的拥抱对手,说自己没有遗憾,对得起一直的努力,也发挥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在那之后的岁月中,陈一冰的内心到底是如何与那块银牌相处的,也许外界永远不得而知。而可以看得见的是,那个他一直不肯承认的遗憾,让如今转身成为创业者的自己蜕变得更为淡然和坦荡。

“失败也是很正常的,每天有那么多创业者,不可能都失败也不可能都成为马云。”创业项目刚刚起步的CEO陈一冰没有回避失败的可能,“即使失败了也只是行业或者方向选择上的错误,可以调整之后再继续努力,但人格一定不能是失败的。”

采访结束,陈一冰在身边工作人员的催促下赶往下一个会议现场。看着他与周围人匆匆道别疾步离去的背影,想起他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在体操方面没什么天赋,我的天赋是有一颗努力的心。”但愿他的体操亦然,演讲亦然,型动体育亦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