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后的终结者 悲情王石、忠良宁高宁与殒落的常小兵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689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7)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7)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688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从对王石的悲情到对宁高宁的痛惜再到对常小兵的踩踏,似乎正在象征着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代职业经理人,也是50后的三条路线所代表的三种不同命运,他们开创了一个时代,也正在为新的时代所终结。

王石 常小兵 王石前妻 王石女友

我捡起石头,阴暗的快乐着

虽然看来王石的位置已经受到了宝能的冲击,但面对野蛮人,他却仍然有各种各样的手段实现自保;但前几天还一度视为王石救星、有可能成为万科白武士的宁高宁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一切服从组织安排,一夜之间离开奋斗11年的中粮集团,调职中化,一如他当年从华润集团调职中粮,个人的意愿似乎无法摆到台面,自然王石的手段也无从用起。

同样是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命运差别似乎有点大,而大家对其关注程度也大大不同,这背后折射出的社会心理非常值得玩味。

有自媒体用藏獒来形容宁高宁,同时哀其不幸做了国企的看门狗,似乎颇有痛惜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比另外一个国企的职业经理人常小兵幸运,就在他调职的第二天,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开始了被查的命运,朋友圈中对此事很生动的心声表达是:我捡起石头,阴暗的快乐着。

从对王石的悲情到对宁高宁的痛惜再到对常小兵的踩踏,似乎正在象征着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代职业经理人,也是50后的三条路线所代表的三种不同命运,他们开创了一个时代,也正在为新的时代所终结。

放牛娃的忠良

1951年出生的王石能饱受关注,在于他三十年前坚定地从国企的后花园离家出走,脱离深圳特发集团,第一批上市,投身资本市场,开启了一条与国企体制背道而驰的自由之路;宁高宁出生于1958年,比王石小7岁,两人同样从过军,做过知青,宁是恢复高考制度最早受益者,且是改革开放初期的海归,1987年即于美国匹兹堡大学获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在三十年前凤毛麟角。照理说他更熟悉市场经济与更擅长资本运作,但也许是受青年时代毛泽东思想教育影响,他学成归来却选择了投身国企华润集团,并且死心蹋地跟党走,从未有二心,与老王走了完全相反的道路。

宁高宁在华润用了五年时间,也就是在万科股票上市的不久,做到了华润的掌门人位置,然后再用十二年时间,通过资本运作把华润做得风生水起,其本人被誉为中国摩根;直到2004年调任中粮,一干又是十来年。很多人对于他也颇有微辞,比如执掌中粮11年,曾经发动50多起并购,整合了8家上市平台,把中粮集团的规模从上任时的598亿元,做到2014年底的4582亿元,翻了6.66倍,但市场人士似乎并不像对王石那样买帐,反而认为多数旗下公司业绩不佳,想必这是宁高宁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或者因为中化集团更加需要他的开纵捭阖,自然也就成功不必在我。

他的命运似乎正如他自己描述:假如国企是一头牛,那我们就是放牛娃。

阳光团队的体面人生

人到中年渐趋发福的超级放牛娃,在市场人士眼中似乎永远没有春天,他不能像王石那样千万年薪,也不可能做一次想走就走的旅行,更不可能有那么长的假期可以登山航海,苦逼啊。但是,面对中粮的数万员工时,他的理想却一直如春风拂面:他执掌中粮宣导的是“体面生活”,不是他一个人,而是全体员工,甚至所有大众都能过上体面生活。

什么叫体面生活?有不错的房子住、可以开不错的车、每年可以休假、孩子可以上不错的学校、老婆可以穿不错的衣服。至于其他的,“要买私人飞机?对不起了。说我的同学都当部长了,你赶快去找他。”

他还说,我们相信把人放在一个伟大高尚的组织中他也会变得伟大高尚起来。我们相信把人的个体和一个组织的整体目标协同起来是管理学的核心。我们相信管好了人几乎等于管好了一个企业的全部。我们相信每个人的生命都应该是五彩缤纷的,任何组织的成功都赖于成员的潜力得到发挥。

中国承担很多历史的积淀,这个积累一个是财富,一个是包袱,看你怎么看待。做企业的人必须清楚我们继承了什么,不要老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最后企业没发展起来,环境也没改变,要改变环境需要努力,而不是抱怨。

相比王石的情怀调性,从宁高宁身上老莫似乎看到了另一种格局与境界,他也是有情怀的,不是个人情怀而是家国情怀;他也是有梦想的,不是团体合伙而是众志成城;他也是有野心的,不是成败得失而是继往开来。这种执着是没有经历过红色年代的人难以体会的,这种境界也是喻其为看门狗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们无法理解的。

如果说王石们代表了市场经济的探索,那么宁高宁们则代表着对国有资本的坚守。前者为这个时代带来了活力与希望,而后者却为这个社会营造着稳定与保障。镁光灯下的王石固然值得称道,而聚光灯后的宁高宁们更值得礼敬。

小姐的心  丫鬟的命

但是最怕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为国家做着放牛娃,却还想着有王石们那种弼马温式的潇洒,这样就会构成常小兵们精神分裂的命运。

1957年出生的常小兵比宁高宁大1岁比王石小6岁,本来再有两年可以顺利体面退体,人生画上圆满句号,但终于未得善终。

常小兵执掌联通的时间与宁高宁入主中粮同为2004年,同样的11年人生路,同样的国企放牛娃却走到了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从昨天官方通报信息来看,基本可以判断问题出在联通时代。

其出事儿的传言早有先兆,首先是2014年底巡视组进入联通之后,身为公司董事长的常小兵自己分两次卖掉其全部联通持股,前后套现800多万港币,这本身就非常奇怪;可见其当时已经预感大事不妙,开始做处理后事了;而这中间伴随着的联通几位高管被查,还有国际业务部经理海外跑路,由此不难想到常小兵治下的中国联通在外表风光之后,隐含着怎样的风波。

此次事发据悉事涉之前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实名举报:

1)将处置资产以低价转让给私企国澳实业,致使8亿国有资产流失;

2)联合中证公司、国澳实业偷逃3.2亿税款;

3)无理处理处置资产周边物业”。

也有人认为可能与其香港、北京两处房产涉案有关,有人认为通过其亲戚的广东关联公司而从联通获利;亦有人透露,除了收受贿赂,常小兵还有“男女关系问题”。

常小兵与宁高宁应是同届大学生,1982年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电信工程系,那个时代都属天之骄子。常从邮电局技术员、工程师,用了近二十年时间升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走上电信运营商的大佬地位,其后正是中国电信行业迅猛发展的时代,据之前报道,常一直比较低调内敛,见诸媒体的个人信息很少。业内对其业务创新能力颇有好评,是被很多人认可的干将与帅才,如何突然落马了呢?

我们从其旧部的讲述中可以看出一点端倪:初接手联通的常小兵面对的是四大运营商中的小老弟,上任以后他果断杀伐地对业务结构做了调整,把重心放在改善经营状况上来,清掉C网业务,并入网通、吉通等板块,一直到2008年初步勾勒出了新联通的格局,但不同企业文化与不同板块的人员令到管理非常复杂,因此,在这种背景下,为了实现有效控制,坐稳大位,联通的机制开始倾向于常小兵的个人集权,江湖上有江苏帮之说,并且其本人也把董事长与总经理的业务一肩挑,据其旧部分析,可能就是在这一过程中,绝对权力产生绝对腐败。

从常小兵的路径中可以看出与宁高宁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虽然两者都是干将帅才,但宁高宁更注重团队的整体决策,而常偏向于集权;同样在扩大规模过程中,宁高宁的扩张手法侧重于资本运营以及市场经济手段,常小兵率领的联通的业务整合则带有很多计划经济痕迹甚至官商行政色彩,这可能与两人年轻时不同的教育背景与从业经验有关。从为人来看,两者虽然都比较低调,但宁高宁更喜欢读书思考,外界对常小兵的评价却是颇有城府。从中不难看出人生道路的分野。

定位决定命运

看似偶然的三个人物新闻,却似乎暗含着必然的启示,因为综合到一起来对比的时候,我们可以悟到很多东西。

他们同为50后的代表,用完全不同的方式为这一代人的历史地位画上三种极具代表性的休止符。

作为前辈,他们上过山、下过乡、扛过枪,吃过苦,淌过汗、流过泪,虽然他们还有很多的问题与不足,但毕竟用他们的青春与热血为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杀出了一条血路,为中国的大国崛起做出了他们应有的贡献,更为后来者们铺就了一条宽广的资本之路、市场之路、自由之路,即使今天个别人犯错或者犯罪,但他们为这个时代所做出的贡献无法抹杀,他们的经验固然值得汲取,他们的教训同样是60后、70后、甚至80后90后所有后来者的宝贵人生财富。

反复对比思考之后,我们可以发现,这其中最重要的枢纽就是定位。

王石在万科定位成事业合伙人,他做到了自己应做的,得到自己应得的,虽然耳顺之年,仍然可以像牛仔一样浪漫;宁高宁也同样清楚自己的定位,国企的放牛郎,他不会有王石的牛仔之想,不能野蛮生长,只能企业忠良、团队阳光,他体面地做着,也体面地活着,同时也带给更多人以体面,也仅止于体面,恰到好处;综观常小兵的失足,很大程度上就出现在定位上,事业的成功会催生内心的欲望,而高度的集权又会为实现个人欲望创造条件,如果此时不能像宁高宁那样不断读书思考,反省自己,节制欲望,心理上就会产生错位,小姐的心丫鬟的命,最后就苦了自己也害了自己。如果真想野心优雅,他当初也可以像王石一样,选择娜拉出走的路,以其能力,不论今天做大做小,至少还是自由与体面。

所以,哪条路都可以走得精彩或者体面,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路,成功与失败根本上并不取决于你的能力高低,关键看你是否走对路,一旦定位出错,哪条路都是险路,如果再不能把心安住当下,最后就难免成为死路。

圣人在《中庸》里专门有《素位章》告诫后世子孙如何定位,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真正的君子安于现在所处的地位去做应做事情,不生非分之想。这才是中庸的境界,也是幸福人生啊。

所以,圣人首先破掉我们的错误见解,从外面寻找人生定位。明确告诉我们,定位的关键是心的安住,不怨天不尤人,不羡人有不恨己无,安居自然乐业。宁高宁显然做到了,世人称其为儒商,不为过誉。

圣人说: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故小人行险以侥幸,君子居易以俟命,无入而不自得焉。

处于富贵的地位,就做富贵地位应做的事情,处在贫贱之位就做贫贱相应的事情,处在边远之地,就做边远之地应做的事情,处在患难之中就做患难时应做的事情,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到哪里都可以心安理得啊。

圣人用四种境界代表我们人生遇到的各种状况,如果都能素位而行,那就是不论在何时何地、对何人何事都能从心所欲而不逾矩,那是何等的自由境界啊!

唐朝大诗人杜牧在出任湖州刺史之际重登乐游原,用诗歌谈了自己对定位的理解,权作结尾,与诸位仁兄共勉。

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

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