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开放到苦不堪言..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75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加拿大各种资源广布,看似保护得很好,其实是地大人稀的缘故。正因如此加拿大也不必管理的多严格,而且是放得很宽泛,谁家门前有几百年的苍松翠柏,挡住居住的视线,只要通过申请条件,就可以砍伐。

加拿大地大物博,但寒冷的地方相当多,并不适合人类居住,所以更多的人挤在一些大城市里,起码人多不显得冷清吧?

土著居民在此生息,就是印第安人,很多人说印第安人的先人是蒙古人,也没什么有说服力的证据,主要是印第安人长得像蒙古人,半信半疑也不必认真了。还有法裔和当地土著人的后代米提人也可以视为加拿大的土著居民。

英国统治下的加拿大,管理权却由加拿大政府行使,由民主选举竞选出总理。由西人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他们伟大之处就是吸纳黑白黄多色种族群体,同时也吸纳了多国度多民族提倡的多元文化,所以这个国家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国际大家庭。估计政府也是有这样的考虑,成为分担世界人口的聚集地,所以加拿大地盘大,“胃口”又好,不管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不同宗教信仰和风俗民情都一一吸纳。然后行使自由民主的制度。

这些制度的本意其实就是最大化的释放居民的自由度和人的基本权利,很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也合法化。如大麻合法化,同性恋合法化……法不责众,民众有意愿政府就会有考虑,西方人喜欢裸体阳光浴,例如在温哥华UBC大学地带规划出一块海滩,供大家自由自在的潇洒。一年中有一天还可以更嚣张的裸体骑车或赤体跑。恶作剧和扮演鬼神是人们喜欢的一项活动,就有了10月31日的万圣节;近来又有僵尸节分别在每年的8月份进行,尤其是化妆成血淋淋的各类恐怖形象,在这一天,缺胳膊断腿、吐血、红舌头、僵尸,反正能想到的恐怖装扮,都可以招摇过市;在天车和巴士上都会看到这些“妖魔鬼怪”,儿童也会被打扮成生化人或木乃伊。吸大烟在中国那是坚决打击的,在这里却允许有一天游行,这种游行在开始其实是一种示威抗议活动,因为这样的呼声日益高涨,达到了巨大的群体力量,加拿大政府只有顺应这部分民意而放开,并立法,放开其实也是一种禁锢,像卖烟酒一样设立专卖店,少儿不宜,圈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更好管理。那些分级制的电影那些赌徒的赌场和成人聚乐部,都会给成人提供作为娱乐的场所和人性散发地。

 

其实这些都是顺应民意通过立法而向民众最大化放开,需要就是合理的。这对于很多讲道德的华人和一些保守国家的居民和一些宗教信仰的人来说,形成巨大的反差,心里承受不了这种开放,所以也举行集会游行进行反对。尤其是同性恋变性人可以按自己的性取向进入公厕,也就是说一个男人他自己认为是女人就可以进入女厕所。当然,这是不是就会引发更多的犯罪行为呢?至少也会利用这种规定偷窥和耍流氓?这些基本都是华人所担忧的,加拿大严格的法律极大的控制了这种倾向和事件,而从小就建立了法律意识和规矩,这种习性几乎形成了本分的“惰性”,看起来西人有些傻,不会变通。那些不适合的反对声音,不得不说是从原有国家的社会制度和根深蒂固的文化封闭造成的。这些反对的声音不是大小的问题,而是价值观和人性观还得不到加拿大更多民众支持,所以基本是抗议无效。

 

随着华人的日益增多,春节在议员谭耕的提议下,2017年丁酉新春在加拿大成为法定节日,加拿大其它族裔很顺应和配合中国节日,很多西人商场和家庭也张灯结彩挂中国特色的摆件。连中国10月1日国庆节在温哥华市政府也能挂上中国国旗进行庆祝活动(至于有没有在加拿大挂国旗戴红领巾的必要,这里暂不作探讨)。加拿大实在是太包容了。

 

使很多国家头疼的难民潮问题,加拿大也是大开国门,分批分期地引入叙利亚难民,这使得通过投资移民进来的人大为不满,华人许多媒体也发表了不满和担忧情绪与声音。但是加拿大政府以发展国际社会的信念,不但没有停止对难民的引入,而是坚定的引进。特朗普上台后实行了“穆斯林禁令”,在加美边境演绎出一台类似悲喜剧的戏剧。针对穆斯林难民,一边是美国警察的“赶出”,一边是加拿大警察的“抢入”,到达加拿大还会给予这些难民比投资移民更好的政策和保障。我看到很多难民,还和其中一位叙利亚相识成为没事时可以嬉闹的朋友,他在温哥华有了从事修理技术的工作,因为交流不便,没有深层次聊天,但看得出他还是相当乐观的……

了解加拿大小特鲁多政府的开放政策,以及使加拿大成为探寻人类争取最大化自由权利的国家,加拿大正进行在开放至极的道路上……

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开放到苦不堪言..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512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加拿大各种资源广布,看似保护得很好,其实是地大人稀的缘故。正因如此加拿大也不必管理的多严格,而且是放得很宽泛,谁家门前有几百年的苍松翠柏,挡住居住的视线,只要通过申请条件,就可以砍伐。

加拿大地大物博,但寒冷的地方相当多,并不适合人类居住,所以更多的人挤在一些大城市里,起码人多不显得冷清吧?

土著居民在此生息,就是印第安人,很多人说印第安人的先人是蒙古人,也没什么有说服力的证据,主要是印第安人长得像蒙古人,半信半疑也不必认真了。还有法裔和当地土著人的后代米提人也可以视为加拿大的土著居民。

英国统治下的加拿大,管理权却由加拿大政府行使,由民主选举竞选出总理。由西人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他们伟大之处就是吸纳黑白黄多色种族群体,同时也吸纳了多国度多民族提倡的多元文化,所以这个国家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国际大家庭。估计政府也是有这样的考虑,成为分担世界人口的聚集地,所以加拿大地盘大,“胃口”又好,不管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不同宗教信仰和风俗民情都一一吸纳。然后行使自由民主的制度。

这些制度的本意其实就是最大化的释放居民的自由度和人的基本权利,很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也合法化。如大麻合法化,同性恋合法化……法不责众,民众有意愿政府就会有考虑,西方人喜欢裸体阳光浴,例如在温哥华UBC大学地带规划出一块海滩,供大家自由自在的潇洒。一年中有一天还可以更嚣张的裸体骑车或赤体跑。恶作剧和扮演鬼神是人们喜欢的一项活动,就有了10月31日的万圣节;近来又有僵尸节分别在每年的8月份进行,尤其是化妆成血淋淋的各类恐怖形象,在这一天,缺胳膊断腿、吐血、红舌头、僵尸,反正能想到的恐怖装扮,都可以招摇过市;在天车和巴士上都会看到这些“妖魔鬼怪”,儿童也会被打扮成生化人或木乃伊。吸大烟在中国那是坚决打击的,在这里却允许有一天游行,这种游行在开始其实是一种示威抗议活动,因为这样的呼声日益高涨,达到了巨大的群体力量,加拿大政府只有顺应这部分民意而放开,并立法,放开其实也是一种禁锢,像卖烟酒一样设立专卖店,少儿不宜,圈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更好管理。那些分级制的电影那些赌徒的赌场和成人聚乐部,都会给成人提供作为娱乐的场所和人性散发地。

 

其实这些都是顺应民意通过立法而向民众最大化放开,需要就是合理的。这对于很多讲道德的华人和一些保守国家的居民和一些宗教信仰的人来说,形成巨大的反差,心里承受不了这种开放,所以也举行集会游行进行反对。尤其是同性恋变性人可以按自己的性取向进入公厕,也就是说一个男人他自己认为是女人就可以进入女厕所。当然,这是不是就会引发更多的犯罪行为呢?至少也会利用这种规定偷窥和耍流氓?这些基本都是华人所担忧的,加拿大严格的法律极大的控制了这种倾向和事件,而从小就建立了法律意识和规矩,这种习性几乎形成了本分的“惰性”,看起来西人有些傻,不会变通。那些不适合的反对声音,不得不说是从原有国家的社会制度和根深蒂固的文化封闭造成的。这些反对的声音不是大小的问题,而是价值观和人性观还得不到加拿大更多民众支持,所以基本是抗议无效。

 

随着华人的日益增多,春节在议员谭耕的提议下,2017年丁酉新春在加拿大成为法定节日,加拿大其它族裔很顺应和配合中国节日,很多西人商场和家庭也张灯结彩挂中国特色的摆件。连中国10月1日国庆节在温哥华市政府也能挂上中国国旗进行庆祝活动(至于有没有在加拿大挂国旗戴红领巾的必要,这里暂不作探讨)。加拿大实在是太包容了。

 

使很多国家头疼的难民潮问题,加拿大也是大开国门,分批分期地引入叙利亚难民,这使得通过投资移民进来的人大为不满,华人许多媒体也发表了不满和担忧情绪与声音。但是加拿大政府以发展国际社会的信念,不但没有停止对难民的引入,而是坚定的引进。特朗普上台后实行了“穆斯林禁令”,在加美边境演绎出一台类似悲喜剧的戏剧。针对穆斯林难民,一边是美国警察的“赶出”,一边是加拿大警察的“抢入”,到达加拿大还会给予这些难民比投资移民更好的政策和保障。我看到很多难民,还和其中一位叙利亚相识成为没事时可以嬉闹的朋友,他在温哥华有了从事修理技术的工作,因为交流不便,没有深层次聊天,但看得出他还是相当乐观的……

了解加拿大小特鲁多政府的开放政策,以及使加拿大成为探寻人类争取最大化自由权利的国家,加拿大正进行在开放至极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