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华为夺食,9个月时间从0做到1.6亿,比狼还快的速度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171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7)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7)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172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王湛给人的第一印象干净简单,逻辑清晰,能把复杂的事情理出一条简单的逻辑。然而,他又有着另一面……

蓝色底的PPT,画面简洁大气,王湛站在PPT前简单清晰地讲解任性车贷的组织结构。他高高瘦瘦,戴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身着一件黑色衬衣,原本细腻的皮肤在灯光下透出光泽。

王湛给人的第一印象干净简单,逻辑清晰,能把复杂的事情理出一条简单的逻辑。然而,他又有着另一面。

王湛

9个月时间,王湛的公司从3人发展到300人,从0到贷款成交额1.6亿 。今天、未来他只做车贷,在专一领域精耕到极致。

他的微信名叫“Alexander.湛哥”,所属地区马其顿。王湛希望自己像亚历山大大帝一样雄才大略,以小博大,征战属于自己的世界领土。

简单和野心统一体现在他身上。

从华为口中夺食

东方微白,鼾声从不同的房间传出,此起彼伏。每间房的床上挤着三个大男人,王湛坐在床边,看着面前漏水湿了大半的墙和睡得死沉的兄弟。

这是2006年,同事们每日工作20个小时,直至凌晨三四点才睡下,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个月。

此时,王湛就职于东方国信,一家以BI(商业智能)为核心的初创公司,基于庞大的数据分析,为电信运营商提供有效的经营分析和预测报表,帮助企业做出经营决策。

他只身前往上海跟当地运营商沟通,拿下了竞标资格,有着同样竞标资格的还有华为、亚信、朗新和中兴四大巨头。获得最终的合作必须经历竞标前的“比武”,即谁能在最快的时间内通过庞大的基础数据分析出最细致、最准确的经营分析和预测报表,谁就能抢到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单子。

“我不拼命我会死。”

王湛被指派到上海来攻城略地,背后有着20多人的团队,公司已经二个月发不出工资了,如果不能顺利拿下合作,那么这个初创公司将陷入资金断裂、分崩离析的局面。此时的王湛只有24岁,刚踏出大学校园二年。

华为、中兴等多都属于电信巨擘,综合实力强,仅上海地区就有几十名高素质的程序员。但大公司结构臃肿,分工明确,同时接触多个项目,投在每个项目的精力有限。要想从他们口中夺食,唯一能做的就是比狼性更狠的姿态跟时间赛跑。

一拿到分析数据,王湛就着手在当地看房租房,招聘程序人员,组建一支十几人的团队。当别人做其他项目时,他们做竞标的项目;当别人下班约会时,他们回到出租房继续加班,直至凌晨三四点。

为了确保数据的精准性和可用性,王湛通常会校正数据上百次,这是华为、亚信等巨头公司做不到的精细。毕其功于一役,王湛竟然用了华为、中兴交换机提供的基础数据,打赢了华为、中兴等巨擘,成功签约了订单。

当狼在背后追赶一个人,他有了强烈的生的渴望,才会卯足劲,跑出比狼还迅猛的姿态。保持这样的姿态,王湛攻占了大半个中国,每到一处招兵买马打江山,江山坐稳后便移交权力,迅猛奔向下一个战场。

从深渊到台上

公司连续两年申请上市失败,王湛有些失意,加上年近三十漂泊在外,家中父母颇有微词,恰好重庆双远集团董事长胡星卫邀请共同创业,王湛辞职了。

戏谑的是,一年后东方国信在深圳创业板成功上市。随着股票的暴涨,原来的同事朋友一跃成为千万富翁或亿万富翁。而此时,王湛正陷入创业的沼泽。

2010年的房地产中介被评为最不诚信的行业,由于信息不对称,中介两头吃差价,并且收费混乱,标准不一。王湛和胡星卫创建互联网房产中介易房通,豪言打破信息不对称,颠覆整个房产中介。

国内尚无先例,王湛只有独自在探索中前行。不断尝试,又不断受挫。

先是跟与物管公司和房产中介签约房源,结果2012年房地产整个行业下沉,二手房中介大批量倒闭,整个链条崩坏;转换思路与政府合作,结果不得要领;最后采取独立经纪人挂靠代理制,但房地产行业下滑、形势严峻,人心涣散。

亏了将近2000万,王湛开始失眠,他感觉如坠深渊,拼命地往上爬,不停变换方式,但每一次都是越沉越深。

此时,胡星卫的小额信用贷发展迅速。他是重庆第一批拿到金融牌照并尝试无抵押无担保的小额信用贷的人,但随着市场逐渐饱和,一个贷款人多家贷款,出现空手套白狼的现象。公司开始思考转型做实物抵押贷款。

车贷?房贷?股票质押?黄金首饰抵押?

要想爬出深渊,一个出口不行,就得换一个出口。王湛开始了两年的贷款业务探索。

房价受国家政策影响,跌幅难控,且变现慢,资金容易套牢;股票市场动荡不安,盈亏难定;金银首饰鉴定标准不一;而车贷金额小,变现速度快,借贷周期短,短的只有7天,长的也不过两年。

王湛和合伙人想到一个思路就开始做市场调研,跑到别的贷款公司去刺探情况,跟业务员套套家长里短,并没有正式开干。两年里,他们没有任何收入来源。

2015年10月,任性车贷正式成立,加上王湛一共只有3人。一如当年打天下,王湛作战勇猛,团队从3人迅猛扩展到300人,半年成交额1.6亿,成为重庆本土细分领域里的行业老大。

年会上,王湛站在台上,说起创业公司的精神——拼搏,同时把微信的备注改为拼搏者的带头大哥。

金融业里的富士康

王湛做线下车贷时,互联网金融正大行其道。P2P平台、众筹平台等金融业务爆发式增长,因门槛低,链接投贷两端,吸储能力极强,具有无穷的想象力。

“一个资金500万的老板可以撬动5个亿。”

王湛始终认为杠杆比例太高,市场缺乏监管,必然会出现大浪淘沙的结果,事实也的确如此,资金链断裂、携款潜逃,倒闭关门的P2P平台与日俱增,互联网金融想象无限,但同样风险也无限。

王湛父母都是教师,家庭氛围宽松,父母不以学业为考核标准,成长的日子里没有“别人家的孩子”的概念,小时候最喜欢动手做飞机轮船模型,拆卸整个电视机研究电路,活得简单恣意。讲话时,说着说着就自顾笑起来。

很多人认为王湛很简单,这在商业上可以理解为王湛极致专注一件事情,因而比其他人做的更加出彩。击败华为、中兴这些巨头如是,半年成为细分领域第一如是。

当投资人质疑为什么任性车贷的网站不接受公众投资时:

王湛回答:“中国太大,每个细分领域的蛋糕都足够大,我们只做资产端,我们只做车贷资产,我们只把这个细分领域做到极致”。

企业最重要的两个组成部分:人和组织架构,王湛做到力臻完美。

“现在只给你20万年薪和股票,你来不来?”

就是这句话,王湛招来了行业排名前三的总经理做运营总监,牛津大学的研究生做财务总监,全球前三的翰威特资深HR做人力资源总监,这群人在外面年薪至少百万,现在他们都是公司共同创业的合伙人。

他想要一支作战部队,这群人得有冲锋陷阵般的创业精神,他们在乎的不能仅仅是钱,而是并肩作战后的丰厚果实,或许是成就感。

在传统金融行业,运营效率低下,审批环节一环接一环,浪费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导致放款缓慢。他制造一套IT系统,类似于富士康的流水线,将操作流程分成拍照、估价、初审、复审等十几个环节,每个环节规范化、简单化,但组织架构紧密,环节流转快。

比如最简单的拍照,不同的人拍摄角度不同,但王湛采用统一标准,硬性规定固定照相某几个部位和角度,以及车前车后不同位置的拍摄视频时间。并且每部车的照相时间严格控制在5分钟内,超出1分钟绩效就没了。

为了最大化节约时间成本,缩短放款速度,各操作流程可同步进行。当工作人员拍照时,客服人员已经在跟客户谈判填录资料,安装GPS。

同时,为了最大化激发员工的积极性,王湛采用计件制计算薪酬。每个流程操作,后台会自动提示,同一岗位的工作人员抢单,最终薪酬按照劳动的数量计酬。

王湛曾狠狠地跟人力资源说,人家用10个人,我只用7个。

“小微金融务必做到营销成本降低、运营效率提高、风险可控 ,缺一不可!” 王湛反复强调。

如今,任性车贷每日处理客户申请100单左右,放款金额近200万。接下来,王湛推出半小时放款,一旦超时赔付客户。

王湛错过了东方国信的上市,而留下的人则成了千万富翁或者亿万富翁。很多人问他,你后悔吗?

他说:没有。我得到的东西比待在那儿得到的财富可能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