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称为”乔布斯第二”,同时是两家公司的CEO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689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7)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7)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688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杰克·多西曾是个十足的穷鬼,但不到10年后,他被福布斯评为“美国年轻的亿万富翁”的第6位。

Twitter本月初证实,将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担任CEO一职。2015年7月1日前任CEO迪克·科斯特洛(Dick Csotolo)离职之后,多西一直在担任临时CEO。

其实在Twitter成立之后不久,多西就担任过它的CEO。但在2008年,他失去了这个职位,当时很多人抱怨说,他从一个优秀的程序员变成了一个心烦意乱的经理人。 2011年,他回到Twitter,担任了一个位置较低的行政职务,把主要精力放在移动支付初创公司Square上。

多西现在不仅是Twitter的掌门人,同时也是Square的CEO。Square目前正在积极筹划首次公开招股(IPO)计划。 “Twitter的本质是语言的调动。Square的本质是钱的调动。” 多西说。

科技唯美主义者

多西身高约183,身材修长,是一个类似于史蒂夫·乔布斯的科技唯美主义者。“约束激发创作灵感”是他的信条之一。多西对美学有极其浓厚的兴趣,但给人的感觉有些匠气。

如果说多西在有些方面和史蒂夫·乔布斯有些类似,但在一个关键方面,他和乔布斯却大不相同:乔布斯有一种令周围的人黯然失色的气场,但多西比较沉默寡言,不太惹人瞩目。 “我非常乐意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边走边思考,一个人去看电影,”他说。 “独自一人做这些事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但对我来说没关系。”

多西是那种开得起玩笑的人:你可以嘲笑他的高级靴子,或是调侃他从“技术民主化”中赚了不少钱。而且他也常常自嘲。

《福布斯》杂志曾将多西列在“美国年轻的亿万富翁”的第六位。但在不到十年之前,他还处在债务缠身的状态。现在的他似乎有些矛盾:他喜欢钱,但又不喜欢自己那么爱钱。

对于多西的成功,业界已经有过诸多报道,但在与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比兹·斯通(BizStone)联合创办Twitter之前,多西却经历过不少坎坷和波折,他曾经两度从大学辍学,通过照顾小孩来换取食宿,还一时兴起参加过时装设计培训班。

少年时代

多西出生于1976年,在圣路易斯的一个工薪阶层家庭长大。他的父亲提姆(Tim)在一家质谱仪生产商的服务部门工作。母亲玛西亚(Marcia)是个家庭主妇。多西十几岁的时候,母亲开了一个咖啡厅,多西偶尔也去那里客串咖啡师。他回忆说,“我第一次做卡布奇诺时,把牛奶洒得到处都是。我没有倒入足够多的咖啡,但买这杯卡布奇诺的人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卡布奇诺。”当时圣路易斯还没有多少咖啡馆。

1984年,多西8岁的时候,父亲给他买了一台IBM PC Jr.;三年后,他又获得了一台Macintosh电脑。当时圣路易斯的科技产业比较发达,是麦道公司和西南贝尔的总部。黑客在线杂志Phrack黑客也在那里诞生的。华盛顿大学把自己的计算机网络提供给当地人使用,多西就去那里上网。他特别喜爱Internet Relay Chat,因为在那里可以看到程序员进行代码交易。多西在那里自学了C语言编程,并写了一个模拟车辆在城市中运动的程序。“当时我废寝忘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他说。

两度辍学

1995年,多西被于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录取,专业是计算机科学和数学。但他一直对实践比对理论更感兴趣,对社会层面比对技术层面更感兴趣。 “我想做出更多东西,而不是学到更多东西,”他回忆说。在他大三那年,有一天,他上网时看到调度管理服务(Dispatch Management Services)自行车派送公司。他侵入了该公司的电脑网络,“你的软件有一个漏洞,”他后来告诉该公司的负责人格雷格·基德(Greg Kidd)。基德想聘请他,问多西是否愿意离开学校。 “我这么问其实是担心他的母亲不同意,”基德回忆说。但多西回答说,他虽然在一个计算课程班担任助教,但他离开也没有关系。 基德笑着说:“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第一次沟通不畅。”

多西退了学,搬到纽约。基德每周付给他六百美元。那年秋天,多西对“父母的压力”做出让步,入读了纽约大学。

多西为公司开发软件,并和基德成为密友。不过基德说,“我不知道和多西一起消磨时间意味着什么。他不爱说话,但他会听你说话,而且思虑周到。”

那是一个Web创业的狂热时代。多西与基德一心进取,但却铩羽而归。1999年底,他们搬到旧金山,创办了一家基于Web的派送公司。当时多西已经快要毕业,但又从纽约大学退了学。新公司运转得并不顺利,很快多西就被董事会解雇了。公司也在网络泡沫破灭时代倒闭。

游民时代

2002年,时年26岁的多西回到家中。 “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他说。“我又回到了圣路易斯。”他父亲已经在开展自己的质谱仪业务,他为父亲编码,同时也学习画植物插图。他喜欢密苏里植物园,在那里练习画榕树。

多西回忆说,“多年的编程工作”让他的手腕疼痛,他试图使用一种特殊的键盘,其布局可以尽量减少手指的运动,但效果并不大。他需要接受按摩治疗。“当我对一个东西感兴趣时,我不只是看看就算了,”他说。“我会全力以赴地去做那件事。”他希望在旧金山为程序员提供按摩服务。他对这个想法很认真,但是当他在2005年回到旧金山时,发现“每个人都是按摩师”,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不想回归日常编程的生活,于是答应照顾基德的小女儿来换取食宿。他搬进了基德房子后面的一个小棚子。对于一个性格内向的二十多岁男子来说,照顾小孩好像有点奇怪,但他非常擅长这份工作。 “他能让你感觉就在身边,非常小的孩子们也可以感觉得到你是否就在身边。”基德说。

到了晚上,多西开始再次尝试编程,“想要做一些很酷的小东西的纯粹感”。他在Craigslist上搜索广告,发现了一个机会。游客前往恶魔岛的订票程序需要修改升级。原来的系统很容易中毒,于是多西为他们写了一个更安全的程序。

之后多西又开始寻找新的机会。他很喜欢牛仔布制作者斯科特·莫里森,当他了解到莫里森希望设计师受过人体素描培训时,他有了新的想法:多西参加了一个时装设计班,并设计了一条铅笔裙和不对称的裙子。他把它们放在一个柜子里,最终还把它们清理掉了。

转折点

2005年的一天,多西在旧金山南区公园附近的咖啡厅看到埃文·威廉姆斯。威廉姆斯已经是一个知名的互联网创业者,两年之前,他把Blogger出售给了谷歌。威廉姆斯当时33岁,帮助创办了一家名为Odeo的公司,让用户创建和共享的播客。 “我并不太关心播客,但我喜欢他的风格,”多西回忆道。 “他很有眼力,知道什么是出色的网页设计。而且他来自内布拉斯加州,是中西部地区的一个农场男孩。”

多西把自己的简历发到Odeo,上面只写了自己的名字“杰克”。威廉姆斯对他的印象不是太深,但他需要找一个程序员,所以他聘请了多西。接下来一个月里,多西装着对播客很感兴趣,但当苹果宣布推出有播客商店的iTunes版本时,Odeo眼看着大势已去。

威廉姆斯想为公司找到新的发展方向,宣布开展一系列“黑客马拉松”,而且程序员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东西。

到了2006年,用户越来越希望不只是可以寻找信息,而且可以成为信息贡献者。 “这是参与型互联网的开始,” 当时也在Odeo工作的比兹·斯通说。 MySpace和LiveJournal的业务蒸蒸日上。而多西曾经为LiveJournal做过一些外包工作。Odeo的一个同事向多西介绍了SMS协议。 “我爱上了这项技术,”多西回忆道。 “它很粗糙,价格便宜,每一个设备上都有。”之前SMS在美国一直不怎么流行,但情况迅速变化。多西和其他人在公司讨论这项技术的潜力。而这也就是后来世人皆知的Twitter的开始。

Twitter的用户经常拥护自由派的观点。不过多西认为,Twitter是既不自由派,也不是保守派,而是类似与一个公共事业,就像水和电。 “我喜欢不带偏见的技术,”他说。但是多西的人生目标是通过让信息更加自由地传播流动,让世界变得更加公平、友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