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高 客人少 悉尼大量泳池或关闭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739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人们对泳池关闭感到不满。(《每日电讯报》图片)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由于维护成本高和光顾的人越来越少,悉尼一些公共游泳池将面临关闭。

当地居民担忧,一旦游泳池被关闭将永远无法再次开放。他们亦担心,议会没有考虑到未来几十年的情况,因为随着城区内新公寓项目的建设,人口会越来越多,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人们对游泳池的关闭真的感到恼火。”巴特利特(Greg Bartlett)说。目前,他正推出一个拯救“沃伦伽水上运动中心(Warringah Aquatic Centre)”的活动。

根据一项新开发计划,沃伦伽水上运动中心将用于重建森林高中(Forest High School)。本月底,“巴拉玛打战争纪念游泳池(Parramatta War Memorial Pool)”将成为首歌被关闭的泳池,用于建新体育馆。巴拉玛打市议会希望能换个地点建一个新泳池,但这将耗费6000万元,且州政府尚未明确表示愿意出资。

与此同时,一些区域的公共游泳池维修费用高昂,部分市议会正在考虑是否有必要关闭一些游泳池。

巴拉玛打联邦工党成员欧文斯(Julie Owens)说:“除了格兰维尔(Granville)泳池,其他地方的游泳都面临关闭的风险。”

现已合并为坎伯兰议会一部分的前霍尔德议会(Holroyd Council)曾承诺,泳池将保持开放和升级,但没有资金跟进。

此外,新合并的坎特伯雷-宾士镇议会(Canterbury Bankstown Council)有6个游泳池,但葛林纳克(Greenacre)泳池因构造问题已被关闭。目前,相关人员正在审查这些泳池,并在9月新议会选举后提交意见书,可能会建议关闭部分泳池。

“它们需要定期维护,但它们也和其他重要基建设施一样,也会有使用周期到头的一天。”相关工作人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