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自研操作系统鸿蒙:愿望美好,困难重重

array(2) { [0]=> object(WP_Term)#3529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5)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5)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3530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7)

中国华为公司因为受到美国政府制裁,在硬件和软件上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失去Android 系统支持与协作的华为,声称即将推出自有操作系统“鸿蒙”,但业界认为,现在自研作业系统是一件成功率极低的事情,如果华为无法构建一个新的繁荣的硬软件生态,“鸿蒙”就只能是一个空壳。

华为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出口“黑名单”——实体清单(entity list)后,谷歌决定暂停向华为提供关键软件和技术服务,包括禁止华为使用谷歌旗下基于安卓操作系统开发的手机软件。这对华为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

日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 余承东向媒体表示,华为正在研发“自有操作系统”,最快将于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面市。

据了解,华为在2018年8月24日已经向中国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华为鸿蒙”商标,其注册公告日期是2019年5月14日,专用权限期是从2019年5月14日到2029年5月13日。而据华为的描述,“鸿蒙”的服务内容将包括图形加速器、文件管理用计算机程序、操作系统程序、计算机操作程序、计算机操作软件、计算机中央处理器、音频和视频设备操作控制用计算机软件等。因此外界推断余承东所说的“自有操作系统”应该指的就是“鸿蒙”。不过,业界认为,当前智能机已发展到非常成熟阶段,自研作业系统是一件成功率极低的事情,华为新推的“鸿蒙”能否真正在市场竞争中站住脚跟并不乐观。

港媒:“鸿蒙”操作系统要想成功“困难重重”

港媒日前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就通过回顾三星和微软当初研发自己的作业系统却以失败告终的教训后指出,三星和微软无论在技术能力、资源能力还是在产业影响力等方面,都比华为有过之而无不及,连这样强大的巨头都失败了,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可谓“困难重重”。

据文章介绍,2009年,拥有世界智能手机市场“老大”地位的三星,曾高调推出bada操作系统,试图与andriod和ios一较高下。刚开始时,依仗三星强大的智能手机销量,bada一度取得了一点成绩,但一直没有其他厂商愿意使用这个初生的bada系统,导致bada的发展每况愈下,到今天,bada已销声匿迹,而三星全线产品还在用andriod系统。

至于微软当初在智能手机时代初期,也曾野心勃勃地推出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甚至也首次实现了打通手机端和电脑端。刚开始时,凭借微软强大的财力,微软不光自家推出基于WP的智能手机,还斥巨资收购了功能机时代的王者诺基亚来强推WP,一度成为了操作系统的“三巨头”之一。不过其后走向衰落,到2017年底WP系统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份额仅存 0.1%,微软不得不正式抛弃 Windows Phone。

此外,文章还指出,在智能手机10年的历史中,诺基亚推出的MeeGo、黑莓的Blackberry OS、阿里的Ali OS、HP的Web OS等系统均已失败退场,因此蒸发的资金逾百亿美元,数万研发人员的心血都化为乌有。有鉴于上述事实,可以想见,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要想取得成功殊非易事。

业内人士:没有繁荣的软硬件生态 华为自创的操作系统只能是空壳

事实上,早在2016年7月初,业界已传出华为正在自主研发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消息。当时即有业界人士在陆媒发表了一篇题为《华为若要做操作系统,到底有多难?》的文章。

其文指出,操作系统只是一个平台,如果平台上没有丰富的软件生态就只能是一个空壳,没有实际意义。而目前智能机已发展到非常成熟的阶段,中国的国产厂商要重新研发一个操作系统已经很困难,要想在操作系统的基础上再构建一套软硬件一体化的生态更加不现实。

尤其软件开发设计恰恰是华为体系中较为薄弱的一环,缺课太多,要补的环节太多。华为如果独立自研操作系统,相对于资金、技术上的问题来说,如何确保系统的优良体验来说服应用开发商倒向自身,形成软硬件生态圈才是关键,而这方面的难度也更大。

文章表示,对华为来说,做一个操作系统也许不难,难在应用生态的繁荣,难在确保软硬件融合的系统体验,如何确保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如何将一个空壳平台吸引更多应用开发者进来开发软件。而在Android与iOS面前,华为几乎没有达成这一点的可能。

Android阵营内有着其本身的生态体系,体系内的硬件厂商的总能量与总实力可以保持恒定与基本平衡。如果华为退出Android,自研系统,但由于在技术迭代与体验上的差异与应用生态系统的缺乏,手机能不能卖出去都是个问题。一旦华为等厂商退出Android阵营,谷歌会扶持其他厂商迅速壮大,所以对于华为来说,退出Android的船,相当于“漂在大海却扔掉了救生圈”,其代价将是“生死存亡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