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没有机会再失恋一次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693 (16) { ["term_id"]=> int(69) ["name"]=> string(12) "休闲驿站" ["slug"]=> string(12) "leisure-post"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9)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36)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9) ["category_count"]=> int(136)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12) "休闲驿站"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12) "leisure-post"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692 (16) { ["term_id"]=> int(70) ["name"]=> string(12) "社交阅读" ["slug"]=> string(14) "social-reading"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0)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69) ["count"]=> int(121)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0) ["category_count"]=> int(121)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12) "社交阅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14) "social-reading" ["category_parent"]=> int(69) } } int(69)

跟大家讲一个特有趣的事儿。

我家跟徐州挨的特别近,有一次我坐高铁回家,因为头一天晚上修图到夜里三点多才睡,以为自己只是在车上小眯一会,结果错过了曲阜东的站点,直接睡到了徐州东。一个姑娘说拍拍我跟我说,妹子这是我的位置,我说这是我的,然后拿车票给她看,她说,哦妹子你是上一站下。

我一看,哦,坐过站了。

我当时手机没电了,兜里没钱,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去求助列车长,把我所有的证件给他看,他看见我学生证说,嗷是学生啊,是能干出这么傻的事儿的年纪。行,不用补车费了,我让人给你带出站去。

“是学生啊。”“是能干出这么傻的事儿的年纪。”

我知道这个意思是说我没脑子,但是现在想想,其实还是个挺有趣的插曲。

毕竟在离开学校了以后,好像就告诉你:你没有权利耍赖了。

丧失了一种特权,表现在一种失落的自力更生上。

卖票要买全价,丧失了一些便利,连办个签证也不能拿父母的财产凭证而是要出示自己的工资卡来办理,然而自己的卡却远远达不到办签证要求的年薪。

昨天和我一个女朋友聊天,我们从军训的时候就在前后的位置,那时候她在老家有一个男朋友,此后,她和她的男朋友异国了五年。整个大学啊,他们一年只见零星几次面。昨儿她告诉我,他俩在这个毕业的暑假分手了,因为男孩儿不回国,她也在北京找了工作。不可能在一起了,既然他不肯回来,没有陪伴了就停止了告白。她放佛觉得这四年什么都没做,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我们总说,一个女孩到25岁,整个人的状态就开始从抛物线的定点向下走了。用那么长的时间去等待一个人,等过了自己最好的年纪只因想迎接对方最好的年纪。

我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再失恋一次了,我们也已经没有权利再去任性了。我的朋友说,如果我谈一段感情,那就肯定不会是随便玩玩儿,动情的时间很长,我花几年的时间去用在一个人身上,我也没有机会再失恋了,我没有想到我会有一天担心自己嫁不出去。

因为如果我们喜欢一个人,就要消耗时间去了解他,去陪伴他,去告诉他我们在他们的身边一直等待。我们已经不再是那个十七八的少年了,那时候做错了什么事情,都有时间被原谅被忘记,也有合理的解释,因为年轻。

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的闺蜜总是大大咧咧的在我面前蹦跶过去,说我好想谈恋爱啊,可是天天工作身边也阴盛阳衰,都没有时间去和新的人接触,感觉恋爱无望了。我们的少女心就彷佛是往一张心爱的店面的卡里充了很多钱,然而还没舍得花,店就倒闭了。那种感觉也是明明肚子空空,看着菜单却毫无食欲。

我曾经工作的地方有一个八几年的摄影师,酷酷的,也还没有恋爱,昨儿她在朋友圈分享了这首歌儿,就想起来她淡淡的跟我说,我奶奶要给我相亲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很多工作岗位上全都是努力拼搏认真生活的女孩儿们,一个部门恨不得男女比例三比七,一个加班的工作狂,一个女强人,这些词已经适用于越来越多的女性。

拼命的跑着,然而却不知道往哪儿跑,到了终点也只是孤独的冠军。

已经没有机会再失恋一次,也并不敢再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因为怕在一起不合适就没有机会再失恋了。

因此这样就陷入了一段奇怪的死循环,像一个茧将自己团团包围,将自负,泄气,畏惧,失望,害怕,毫无安全感,保护自我的意识,拼命工作,压抑的心动,内心的不满足感,痛苦,没有钱的空虚,没有人安慰的寂寞,统统包裹在自己外面,发出了微弱的:好想找个人拥抱我一下。可是防线太厚,发声被深深的埋没在了心里,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看见。

这两天下雪,我跟室友说,我们下去堆个雪人吧。一个姑娘说,我已经很久没做这么有少女心的事儿了。然后另一个姑娘之前也告诉我说,以前挺喜欢出去玩儿参加各种活动的,现在只想每天待在家里。

我之前跟两个室友说,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一切都会变好的,不是吗,事情再糟都有落地的一天,从此每天的上升都是转运。

别对自己失望,别人才敢主动去牵你的手。拥抱每一个被自己吐的茧缠住的宝贝们,不需要破茧,你也是蝶。

你以为偶然的事情,其实早已酝酿很久

人类最蠢的地方是,当有一个人爱你,你却看不见。当有一个人讨厌你,你反而却很走心。我们总是把爱和重心用错了地方。

昨儿我去看了我的少女时代,简直少女心爆棚。徐太宇和林真心彼此绝口不提我爱你,这让我想到了两小无猜的桥段。一个人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待在另一个人身边,喜欢一个人就是让她投入她喜欢的人的怀里。

这个过程像一个无法挽回的邪教仪式。知道自己越走越不对,越陷越深,但是却无法自拔。谁让我喜欢你呢,就变得很低。

但是有的时候好的爱情也是一种兴奋剂,在这个不怎么好过的人生路上抑制了焦虑。

青春时代的徐太宇告诉林真心,我让华仔给你唱歌啊,他指着那个人形立牌。然后到结尾,言承旭出现的时候,全场的女孩儿都发出了花痴一样的惊叹声。那个长大的徐太宇对林真心说:我让他给你唱歌啊。结果这场演唱会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没有一个女孩儿能够抗拒霸道的爱,谁不想被无条件的爱所控制呢。

所谓少女心,不只是假象爱,而是真正在爱里。

我家小区里有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两口,有一次回家的时候我碰上他们,老奶奶手里攥着一个Hellokitty的气球,我以为是给他们的孙女买的,后来跟他们聊了几句,发现是奶奶想要,爷爷买给她的。在爱人面前,我们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儿,她也可以有偶像,可以对男神动心,也可以在街上多看几眼帅哥,但是在她心里,那些能撒娇琐事儿的对象,却只有她的男朋友一个。

我有一个朋友,她现在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在英国念书。她是我最爱的女孩儿,我们在一起讨论校草,听一盒放在walkman里的磁带,一起在图书馆的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她趴在我身上因为一个渣男哭。

但是遗憾的是高考我们没有考到同一个城市。

一个暑假她告诉我,她和她一个同班的同学在一起了,也就是她现在的男朋友。

她当时告诉我,那男孩告诉他,他盯了她好久了,一直以一个“关系最好的同学”这样的关系陪在她身边,知道她和别的男孩一起走,他能做的就只能是默默的告诉她今天你先走吧,你的值日我帮你做,去找他吧。她说,他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居然才看到他。她虽然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在一起只有几天,但是竟然像在一起了好几年。

他默默的在你的身边看着你,你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会在脑海里飞速运转和揣摩,却在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平静。

“你说没事儿就是有事儿,你说没关系就是有关系。”

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所以才会在听到你电话里说没关系的时候,出现在你家楼下。

你以为一些事情是偶然发生的,然而你不知道那个喜欢你的人,为了这一刻的偶然,他们准备了多么久。

经常说反话的人都是善良的,因为不矫情,也不想连累别人,所以才将有事儿的事情也说的云淡风轻,其实对自己来说却很难度过,但是总有一个爱你的人可以看穿你的一切,你的眼神有一秒钟迟疑的露怯,都被他敏感的捕捉。

在电影最后,徐太宇对林真心的一句好久不见,也不仅仅是对那个青涩的女孩说的,也是对那个被这个女孩儿改变的那个曾经青涩的自己说的。

为和你相见的这一刻,他不知道要走了多少路,做了多少努力,吃了多少苦,收集了你多少的信息,一步步的这样到达了你的面前。他提早到达,静静陪你,而当你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站了很久了。你惊讶的问他,你什么时候到的,他只会笑着对你说,我刚到。

爱情像慢慢加热的水,总是后知后觉的。因为我们很蠢,所以我们也被蠢蠢的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