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苹果低头的一个女人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87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7)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7)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苹果,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倔强,霸道,任性。当听惯了赞美的耳朵遭遇批评,她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就在端午节期间,苹果高管EddyCue发推称,AppleMusic在最初3个月的免费试用期将会对音乐制作人支付费用。此前,苹果可是完全不甩音乐人的。这剧情堪称神翻转,而让傲慢的苹果甘愿低头的却是掀起口诛笔伐的一个女人,泰勒斯威夫特。中国的粉丝喜欢叫她,霉霉。因为每次打榜时她的歌总会遭遇妖孽而屈居亚军。

因为苹果无厘头的霸道政策,让愤怒的霉霉在博客中写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是苹果玩真的,无异于自掘坟墓,顺便配上她《1989》中的单曲《shakeitoff》”。一姐出头的效果就是苹果低头,Eddy立马表明心迹,称苹果跟音乐家是一伙的,偶们永远站在你们这边。这脸变得真快。他还专门发推回应@taylorswift13等一队艺术家。霉霉也顺势表示欣慰。一场风暴就此偃旗息鼓。苹果和音乐家们继续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这个结尾,似乎大家还满意吧。粉丝们也很清楚,最终的利润还是由他们分割,至于网上约架跟炒作没啥区别。

在面对百老汇的采访时,Eddy坚持苹果从未想过让音乐家免费干活儿。他们想的是先免费然后付高价以抹平此前音乐家的付出,不过,霉霉那一番话点醒梦中人,所以苹果必须做出改变。

不过,这种官方套瓷基本上不管用,因为明眼人都看出苹果最初就没打算付费,只不过迫于舆论压力才就范。假如它真的那么重视艺术家,就应该提前定好一个高付费的条款,而不是出现公关危机再扮演救火队员。闹到艺术家集体杯葛,霉霉率先拉布,苹果只好派糖。因为苹果心中更大的理想是颠覆音乐界,倘若不笼络住人心,从iPod到AppleMusic的转变的确很难。反对的声浪一旦变成了占领苹果运动,不仅AppleMusic出师不利,还会殃及苹果其他产品。这个风险,无论是Eddy还是Cook都无法承担。真是霉霉一发推,苹果就衰。

苹果摆明了要跟音乐家站在一起的立场,从iTunes开始,它就从盗版狂魔Napster手中夺回了版权音乐的制高点,并且帮助音乐家通过流媒体服务更好地卖出作品提高收入。乔布斯跟波诺等音乐大佬的关系堪比基友。而苹果也成为了音乐家们最亲密的小伙伴。所以当苹果最初的免费政策推出,音乐家立马翻脸因为遭到背叛,好在苹果秒改赢回信任。店大欺客这种事,苹果曾经犯过,但是音乐家们也是不好惹的。

苹果做出皆大欢喜的答案,可以正确打开音乐行业,从而继续颠覆的故事。平胸而论,这样的公关战其实已经转化为广告战,在抢头条的技巧上,苹果甩开汪峰好几十条街,轻轻松松把AppleMusic变成了焦点。而风暴中心的女主霉霉,则继续了她一贯我行我素的风格,发推的影响力足以证明改变时代的力量不再是仅仅是传统媒体,还包括数亿网民坚守的阵地。

苹果公司 AppleMusic taylorswift

苹果闹得天翻地覆之时,对手Spotify同样在受喷。霉霉去年就把自己的音乐从Spotify上撤了下来,抱怨在这个苦逼的平台根本没有获得应有的收益。对此,Spotify的CEODanielEk专门写了博客捍卫其版权规则,称其已经为商标、出版、音乐家付了20亿刀,这无疑于火上浇油。跟老辣的苹果相比,Spotify的公关技巧形同渣。这个商业模式没有问题,也不是负能量满满,Spotify只是一个年轻的公司,它还需要获得利润巩固行业地位,事实上,它付出了70%的收益用于音乐版权,而土豪苹果的数字是71.5%。单看数字差距不大,但是它就是靠30%过活,但是苹果完全不差钱。

苹果要改变音乐行业,自然会从版权妥协开始,慢慢地渗透到音乐家的内部,最终以AppleMusic取代各自厂牌。就想当你提到手机,你会觉得iPhone代表了行业最高标准,所以其他手机就无法代表手机行业一样。AppleMusic的使命就是要重新定义好音乐的标准,这是一种搭建信任的过程。苹果有财力,也有耐心跟霉霉等音乐家斗智斗勇。跟愤世嫉俗的老派音乐人相比,霉霉这批新青年所代表的是非主流一代,她们懂得如何利用社交媒体等新工具捍卫自己的权益,但是伴随消费主义长大的她们也会迅速认同有关金钱的游戏规则。那些叛逆的歌词并不能表征独立主义,而只是面对糟糕情史的梦呓。只要喂饱了她们,今后的好声音被招安并不是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