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知疲惫的老佛爷拉格菲尔德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689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7)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7)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688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芬迪在做工要求高的行当以新奇著称,它推出的高级定制皮草时装(Haute Fourrure)将是展示终极版的“梦幻皮草”——如同芬迪的双F标识一样。芬迪一直在创新自己的制作工艺:1989年,它首推“粒面皮革”工艺(“grained leather” technique)——把皮裘与皮革合二为一,使传统棕色真皮外套更加轻盈。最近,老佛爷又玩弄了一把面料:他在设计2015年春夏季时装时,采用镶饰鲜艳几何图案的去毛貂皮,从而打造出“不似皮草的皮草”。与此同时,芬迪的“bugs”系列(每件售价500英镑)——霓虹色卡通式夹子款手包配饰,也成为年轻人时尚手袋不可缺少的配饰。

高级定制女装秀赋予了老佛爷大胆创新的机会。“通常说来,老款皮草如今已基本弃用。”他指的是自己过去曾用过的厚质皮料。“因此,一切取决于制作工艺。在当前的制作工艺下,打造出来的成衣价格会非常高:把面料、设计风格以及款式合而为一,把皮裘与皮革结合起来,应有尽有。而这正是我最感兴趣的东西。”

在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举办皮草专场不乏争议。但对于使用这种最富争议的真皮料,老佛爷并未显得太过内疚。“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切早已今非昔比,但这是好事。”他说的是对该行业的立法,正是这让皮草业的监管越来越规范。然而,总有人认为穿皮草装是不对的。自己从不穿皮草的老佛爷说:“只要有人吃肉穿皮草……我就不觉得情况会有多大改观……”他叹着气说道。“取材实在太过容易,你知道——全球失业者那么多,所以很难禁绝整个皮草行业。一旦禁绝,皮草业会无所事事。”此外,他补充道:“皮草销售行情一直很旺。” 销售业绩的确不错。据国际皮毛协会CEO马克 奥滕(Mark Oaten)介绍:光全球貂皮业的年销售额就达到了37亿欧元,狐皮的销售额也有8.8亿欧元。甚至在英国这个全球对狐皮最为挑剔的国家(英国诸多时尚月刊都不刊登狐皮特辑),其销售额也在逐年上升。“伦敦去年的狐皮服装销售增长了20%。”奥滕说,“我们并不认为这完全拜旅游所赐。曼彻斯特与利兹等城市的销售同样稳步增长。”

Haute Fourrure系列高级女装上市后是否会一炮打响,一切留待时间去检验,但进军曲高和寡的皮草时装业,实属芬迪正常的业务拓展,在老佛爷看来,这一切都是实现公司CEO贝卡利“开拓、开拓、再开拓”的意图内容。芬迪还希望籍此吸引一小撮重要客户,其人数因俄罗斯、亚洲以及中东等新兴市场的需求而出现大幅飚升。

“高级定制女装销售十分喜人。”老佛爷说。“我不清楚其它同行品牌是如何运作的,但香奈儿的销售业绩实属奇迹。”我问他何出此言。“客户都想要物有所值的高档时装。如今,经典款时装根本卖不动,要不就得启用新面料。所以必须另辟蹊径。”

很多创意总监称设计高级定制女装是个大坎,从某种意义说,它可以让设计师的想象力得以升华,从而最终影响到所有成衣的设计风格。老佛爷对其看法颇为震惊,这完全是预料之中的事。

“与成衣相比,高级定制女装秉持完全不同的设计理念。”他说,“如果两者设计理念如出一辙,我就不会去做,因为这会让我觉得腻烦透顶。我只会说自己拒绝这样做。绝不会这样做!”在他看来,高级定制女装就是“做工与比例关系。它与成衣风马牛不相及,也不应相关。”

相反,老佛爷动手设计每个系列时,方法完全一样:仅用一张白纸与一支铅笔。“我手绘设计草图,因为我所有的设计都是如此。”他说,“我无需画家帮助,我亲手绘制所有设计草图。干设计这行前,我本想当名插图画家与陶艺家,我入这一行纯属偶然。因此一旦定稿(99%的草图都成了废纸,扔进了垃圾筒),我就基本不再做改动。每个时装系列的设计完全参照手绘图样。在芬迪与香奈儿的董事会议室,你可以看到手绘草图与最后定型的女装,它们一模一样。设计期间,我不会再费长时间去左思右想怎么做,那些问题早在手绘草图前就已解决。”

因此,老佛爷的整个设计过程就是“酝酿构思”好定型的款式,然后指挥手下,像变戏法一样做出自己满意的时装。“完全如此!但我喜欢使用不同的面料、尝试不同的尺寸。这既有趣又刺激。当然有时会感到失望沮丧,但有时成就感十足。设计是个非常奇怪行当,但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原因。”

老佛爷之所以喜欢尝试新制作手法,是因为他的手绘设计草图已臻极致。至此他才承认经验对设计的巨大裨益。“这一次,我得承认自己从事这个行当几十年的好处;就本人而言,经验能帮助我设计出出奇不意的时装佳作。”

他的工作室一直播放着背景音乐:这是一首连老佛爷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乐曲,他总是不断更新自己的音乐播放表,以期紧跟文化发展之步伐。不管是对凡夫俗子还是画家、到各个地方旅游还是阅读书籍,他都很享受探索发现的过程。正是他首次在大马路边举办时装秀,每年他会在一个特殊地点举办香奈儿的Métiers d’Art早秋时装展,此举导致其它众多时尚品牌争相效仿。他还是iPod的首波使用者(他曾告诉记者自己拥有300台iPod),他还非常喜欢自己新买的苹果手表(Apple Watch):这款定制腕表用玫瑰金打造而成,还搭配了交相辉映的表链。“我认为自己是普天下唯一拥有纯金苹果手表的人。”他说。“这款表真的美仑美奂。”

尽管如此,他从不借助电脑进行设计。“我设计从不用电脑。”他说,“并非我不知道使用方法,而是本人压根就不喜欢。”他停了会儿继续说道,“你知道,我自认为是最后一个真正手绘草图的设计师。我的合作者已习惯于看我的手绘图。有时我会无意之中看到自己心仪的尺码。”

对于这个执时尚牛耳的大腕,手绘草图似乎也是他在设计界维系呼风唤雨统治力的绝佳方式。

“完全如此!千真万确!”他一锤定音道。“亲爱的,说一千、道一万,正是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