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标准单反的年代,他们依旧成为了摄影大师

array(2) { [0]=> object(WP_Term)#1690 (16) { ["term_id"]=> int(69) ["name"]=> string(12) "休闲驿站" ["slug"]=> string(12) "leisure-post"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9)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36)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9) ["category_count"]=> int(136)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12) "休闲驿站"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12) "leisure-post"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1623 (16) { ["term_id"]=> int(70) ["name"]=> string(12) "社交阅读" ["slug"]=> string(14) "social-reading"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0)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69) ["count"]=> int(121)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0) ["category_count"]=> int(121)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12) "社交阅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14) "social-reading" ["category_parent"]=> int(69) } } int(69)

1827年,法国人尼普埃斯自制了一台相机,用它拍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幅感光照片《鸽舍与谷仓》,开启了摄影时代的序章。自此之后的一百多年里,摄影记录下了瞬间和永恒。

▲鸽舍与谷仓

虽然以现在的摄影技术来看,这幅作品并不那么优秀,但在1827年,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法国退役军官尼普埃斯在那年夏天用他自制的简易相机拍下了他家门口的一间鸽舍和一顶谷仓,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幅感光照片,开启了摄影时代的序章。


▲第一张X光照片

1896年,物理学家伦琴拍下了第一张X光照片,他凭借发现的X光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这老大叔的名字一直没有存在感(当然除了医学界),直到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时候才大火了一把,他的名字和放射测量器在白俄罗斯成了家喻户晓的一双煞星。


▲中弹倒下的西班牙战士

1936年,战地摄影师卡帕在西班牙的科尔多瓦拍下了这张照片,发表于《VU》杂志。但由于照片的瞬间性和接近性实在是太精彩了,摄影界一直争论不休,认为卡帕对这张照片动了手脚。卡帕在旅途过程中又不慎遗失了他的手提箱,其中3500张珍贵底片消失,因此一直没能证明自己的清白。直到1990年代他的手提箱在墨西哥被发现,人们才通过底片验证了这张照片的真实性。可惜的是,那个时候卡帕已经在战场上踩雷身亡多年。

▲旗帜插上硫磺岛

1945年,美军成功登陆硫磺岛,摄影师罗森塔尔拍下了这张照片,现被作为美国的“国家圣像”珍藏于华盛顿。事实上这是美军登陆后升起的第二面旗帜,第一面旗帜又小又脏,军官先生觉得不满意,于是找来一面崭新的美国国旗重新来了一遍。但当时现场所有的摄影师以为升旗仪式已经结束,都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只有罗森塔尔因为迟到了刚好留在现场,戏剧性地捕捉下了这一幕。


▲最著名的吻

1945年,当二战结束的消息传到纽约时代广场,一位激动的海军士兵搂过身旁一位陌生的护士小姐深深亲吻。摄影师伊森斯塔特捕捉下了这一幕,刊登于《时代》杂志。40年之后,伊森斯塔特通过报纸找到了当年照片里的海军和护士,他们各自成了两个家庭的爷爷和奶奶,护士小姐谈起当年的事情仍旧一脸羞涩。


▲回家的男孩

布列松在美国经济萧条时期拍下了这张照片,男孩抱着两个大酒瓶,踌躇满志地走回家去,仿佛完成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照片绝对真实,因为布列松一贯的理念就是从不干涉拍摄对象。孩子和微笑,让正在萧条中挣扎的人们生出希望来。


▲吐舌头的爱因斯坦

1951年,摄影师塞西去拍摄爱因斯坦的生日宴会,爱因斯坦全程严肃,塞西一直没拍到什么满意的图片。宴会结束的时候,塞西追到爱因斯坦的轿车前,“先生,您能给我一个微笑吗?”爱因斯坦调皮地吐了舌头,塞西抓拍下了这个镜头。爱因斯坦本人非常喜欢这张照片,事后他问杂志社要了9张,打算拿回家送给朋友。


▲小平您好

1984年,国庆35周年首都游行,邓小平经过的时候,北京大学学生们意外打出横幅,“小平您好”,这横幅总共做了三天,上面缀了花边和彩带。《人民日报》摄影师王东拍下了这个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改变。


▲饥饿的苏丹

1994年,南非自由摄影记者卡特拍下了这幅照片,《纽约时报》马上用最大的篇幅刊登了卡特的作品,不久之后这张引起巨大轰动的照片毫无悬念获得当年的普利策新闻奖,同时也引起巨大争议,摄影师为什么不先去救救那个可怜的孩子?两个月之后,卡特在自己的车内自杀身亡,他用一根绿色的塑料管把一氧化碳导入车内,人们后座上发现一张纸条,写着“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