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盈率 577倍!该如何看懂巴菲特近期反常投资

array(1) { [0]=> object(WP_Term)#3624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3)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3)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巴菲特借鉴了成长型投资者的做法,那就是发现暂时处于低谷的盈利水平,而不仅仅看股价。用一般的价格介入一家很棒的公司,远好于用很棒的价格介入一家一般的公司。

如果你随便找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孩,让他/她说出一位价值投资者的名字,他/她很可能都会说:“地球人都知道,沃伦•巴菲特!”

但在今年第三季度,巴菲特购买或增持的一些股票的估值水平,可能会让大多数传统的价值投资者望而却步。比如,生产汽车漆和其他涂料的艾仕得涂料系统(Axalta Coating Systems)。

根据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新信息,巴菲特领导的这家公司已从凯雷投资集团手中购买了艾仕得8.7%的股份。你也许会问,这位奥马哈先知又捞到了一只便宜股票吗?并不尽然。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收购价计算,艾仕得的静态市盈率达到了令人吃惊的130倍,动态市盈率也有22倍。

与之相比,整个美国股市的静态市盈率约为22倍,动态市盈率为17倍。就算与同类公司相比,艾仕得的价格也依然较高。在标普1500综合指数中,特种化工细分指数的动态市盈率都不到21倍。

因此,从理论上讲,这样一只股票应该很难引起那些自诩为“抄底者”的投资人士的兴趣。然而,艾仕得还不是唯一的例子。巴菲特最近选择的其他三只股票也会让价值投资者大跌眼镜。它们分别是:

•森科能源公司(Suncor Energy)。这家综合型石油天然气公司目前的静态市盈率为577倍,动态市盈率为25.9倍。

•特许通讯公司(Charter Communications)。这家有线电视和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目前尚未盈利,动态市盈率为256.4倍。

•卡夫亨氏公司(The Kraft Heinz Co.)。这家食品饮料巨擘的静态市盈率为105倍,动态市盈率为22.1倍。

在这些公司,其他的一些持股人也很不一般。比如说,艾仕得的大股东包括Prudential Jennison Mid-Cap Growth和Goldman Sachs Growth Opportunities等纯粹的成长型基金。晨星提供的数据显示,上次公布持股情况至今,大型成长型基金Fidelity Contrafund在特许通讯公司的持股增加了6.6%。其他的价值型基金经理也有类似动向,T. Rowe Price Value最近就开始买进森科能源,Vanguard WellesleyIncome Fund也投资了卡夫亨氏。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致于沃伦•巴菲特都不按常理出牌了?

嗯,这还得说到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巴菲特在1989年的年度股东信中介绍了自己的抄底哲学,其内容并不完全符合教科书对价值的定义。举例来说,他表示虽然有一种“雪茄烟蒂式”价值投资法,但他不会遵循这样的策略。他在信中写道:

“扔在街头的雪茄烟蒂只能再抽一口,而且可能吸不出多少烟味来,但抄底会让这一口烟都变成利润。除非打算清仓处理,否则这种收购公司的做法就显得很傻。首先,实际情况可能证明,当初的‘抄底价’可能一点儿也不便宜。陷入困境的企业往往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厨房里的蟑螂从来都不会只有一只。”

他还说:“用一般的价格介入一家很棒的公司,远好于用很棒的价格介入一家一般的公司。”(It’s far better to buy a wonderful company at a fair price than a fair company at a wonderful price.)

就艾仕得来说,巴菲特增持的原因是他越来越看好汽车行业。艾仕得60%的利润都来自汽车漆。据彭博社的跟踪预测数据,外界预计该公司的利润增速将是特种化工行业的三倍,原因也许就在这里。

对卡夫亨氏的投资则让巴菲特成了北美第三大食品公司的股东。

巴菲特也许还借鉴了成长型投资者的做法,那就是发现暂时处于低谷的盈利水平,而不仅仅看股价。降低市盈率有两条途径,一是股价下降,二是利润上升。

上述这些公司的动态市盈率都远低于静态市盈率。尽管按价值型基金经理的标准衡量,它们的动态市盈率仍偏高,但利润的增长可能让这些股票在今后几年变得更加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