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阳光文化下”求同存异,亲历澳洲留学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70 (16) { ["term_id"]=> int(31) ["name"]=> string(6) "留学" ["slug"]=> string(13) "oversea-study"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1)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9) ["count"]=> int(1066)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1) ["category_count"]=> int(1066)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留学"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13) "oversea-study" ["category_parent"]=> int(9) } } int(31)

最近看了一部叫做《模仿游戏》的电影,里面的主人公艾伦•图灵是英国民众票选的最具影响力名人当中的第22位。这部电影让我突然想起了我在澳洲留学时的一位老师,因为他也叫Alan,这个英国人和卷福扮演的图灵一样不苟言笑,但既睿智又幽默。

和Alan一样,还有很多英国人选择移民澳洲,这里在历史上曾是知名的流放英国犯人的边疆。这也是后来新西兰虽然比较小,但还是有胆量嘲笑澳洲人宗源上不正统的原因(新西兰多是英国总督后裔)。后来,也有一些因为躲避战争而乘着帆船来到澳洲土地的英国人,再加上口口相传的日照充足、海滩美丽的画面,使得少见晴天的英国人及其他地方的人逐渐聚集在这里。这里也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另外一个移民大国,相对于欧洲来讲,澳洲也更容易接纳外来移民。

适应“放羊”式教学

  澳洲是出了名的阳光海滩文化,带着泛热带的热情与乐观,尤其是在昆士兰求学,这种感受尤其明显。其实最早对于澳洲的闲散风格的最初了解,还是从我初中的英语老师那里听说的,他曾经是较早一批在澳洲留学的中国人,就讲到当时他的老师走进教室,直接坐到桌子上,把拖鞋一甩就开始讲课,你很难想象这位老师是一个单身妈妈。虽然并未亲历上述状况,但是澳洲老师倾斜在桌子上讲课也不是没有的事。

后来有幸亲自来到澳洲学习,才有机会体验了澳洲学校的教学。前段BBC做了一个节目,节目组把中国老师团队请到英国教学,中国老师一板一眼的劲儿让当地学生叫苦不迭。这部纪录片一经推出,就引起了国内外很多教育人士的热烈讨论,看着他们就想起,在澳洲难适应当地“放羊”式教学一样。国外大学教学整体来讲非常严谨,所有论文后面的附录都需要有出处,引用全文尽量要换句话来诠释,大段的摘抄是被当地教学文化极其鄙视的行为,所以很多中国学生一到澳洲最不适应的便是这一点。甚至有时候建议能考到直接入学分数的学生,也可以多学一点语言课程,去适应一些不同的教学习惯。

为了更好的适应澳洲文化,最初我也是先到澳洲学习了一段时间的语言课程,坦白来讲,在小班与同学们和老师朝夕相处,交情相对于后来正式入学上大课更扎实。印象最深的是我的第一位语言老师——Caroline, 她是一位来自塔斯马尼亚的率真十足的金发白人。由于接触亚洲学生比较多,女老师可能偏心阿拉伯帅哥同学可以理解,甚至在最开始不正眼看亚洲学生。可是后来当彼此之间越来越了解,班里5个人已经变得十分熟悉,到后来甚至给我们推荐附近比较好的酒吧,并且还在空闲时间和我们一起吃饭聊天。我觉得,她可能就是典型的澳洲人的代表,会有一些白人的傲娇,但是骨子里是善良的。

求同存异

  随着英语愈加的熟练,跟当地朋友的共同语言也更多了,想起和各地同学合作完成作业的情况也是趣事多多。曾经和一位哥伦比亚的同学合作,她特别热情,我和一个中国学生被邀请到她家一起商量怎么完成作业,用西语味十足的英语十分善谈的分享她的观点,可惜落到笔头就往往需要我们另外两个人来完善。所以,拉美同学更适合做朋友而并不适合合作。可能很多朋友会不解,澳洲怎么会有那么多南美洲的同学,一方面是因为去美国的学费比较贵,再有美国和南美有些国家外交上并不是很密切。总之,在澳洲你会因为如上原因认识很多南美洲和中东富裕国家的留学生,他们生性浪漫,善于交友,不过仅限于朋友。聊到政治、宗教和历史就会比较尴尬。有意思的一点是,2008年我刚到澳洲,跟一帮语言班的同学出来聚会,有巴西白人以及来自哥伦比亚、韩国、沙特和瑞典的同学。看到电视里播足球,我就问他们最爱哪支球队,总之聊到最后我自惭形秽的聊中国足球没有未来。正在我唏嘘之时,那位巴西姑娘安慰我说,一个国家在体育方面的成就不可能那么全面(言下之意就是奥运会你们那么多冠军,足球还是留给我们吧)。听完我就释然了,后来也跟这位率真的女孩成为了好朋友。

在欧洲,学业最优秀的往往是欧洲学生,这其中尤以德国与荷兰为最,他们的学习成绩普遍优秀,有一些甚至是拿着奖学金过来留学的,虽然没有合作过但是私下接触起来她们是既会学习更会玩的学生。相比于欧洲学生的刻板,美国学生显得比较幽默,穿着随便。而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学生,如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的学生更多是拿着打工度假的签证来玩的,带着点小傲娇,说起这就不得不提在今年7月实行的新度假打工签证的政策,里面放开中国人申请名额的做法,我是极为赞成的,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来到澳洲学习工作。在所有亚洲国家和地区中,其实韩国人更有血性,有一次跟一位韩国大哥聊天,他就很豪爽的跟我说喜欢中国的青岛啤酒,他认为中国的酒更加浓烈,男人味更足。在诸多亚洲同学中,印象最深的是在快毕业时遇到的一位来自蒙古国的学生,他外表与我们差别不大,一开始我真的以为他是中国人,就冒失的问了一句,这让他尴尬不已,所以我还忙不迭的道歉。

其实,澳洲人对于中国人还是很友好的,我曾经遇到过一位澳洲本地的男孩,他痴迷于中国文化,车里面播放的都是周杰伦的歌,而当我问起他对于在澳洲的中国人的印象时,他告诉我当地的中国人大多比较谦卑,但都非常讲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