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悉尼歌剧院

array(1) { [0]=> object(WP_Term)#1687 (16) { ["term_id"]=> int(4) ["name"]=> string(6) "旅游" ["slug"]=> string(6) "travel"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4)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99)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4) ["category_count"]=> int(199)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旅游"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travel"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4)

人们对一座城市的记忆,总是从它的标志性建筑开始的。就像艾菲尔铁塔之于巴黎人,自由女神之于纽约人,悉尼歌剧院之于悉尼人一般。不管你听不听 歌剧,相信你也不会对悉尼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感到陌生。那独具匠心的奇特建筑,无以伦比的海湾风光,早已通过电视、杂志、网络深入人心。进入世界文化遗产的悉尼歌剧院,早已成为悉尼乃至 澳大利亚的地标。然而,你真的了解悉尼歌剧院吗?一起来了解这一伟大建筑背后的故事吧。

歌剧院的设计师是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丹麦家居设计师约恩?伍重。他在没有造访过悉尼的情况下绘制出了设计草图,却因为施工难度而名落孙山。而后芬 兰裔美国著名建筑师沙里宁慧眼识英雄,从废纸篓里捡回了这个奇思异想的设计方案。伍重因为悉尼歌剧院的瑰丽杰作在2003年荣获了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普利 兹克建筑奖(PritzkerArchitecturePrize)。但很遗憾的是伍重在歌剧院完工前就和当时的澳洲政府闹翻离开了澳大利亚,终身未能亲 眼目睹自己设计的这个经典建筑。

悉尼歌剧院从外观看没有一个平面,全是各种弧度。有人夸如盛开的洁白莲花,有人说像远航的白帆,更多人亲切得称之为“大贝壳”。然而设计师自称 灵感是来自于几个散落在桌上的桔瓣,真真是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啊。整个修建过程宛如一场建筑学的噩梦,因为外形的复杂而必须采用全新的工程施工技术。 在各种修改重建等波折后,悉尼歌剧院比原本计划的晚了十年完工,花费总额也超过了一亿澳元。

白亮的“大贝壳”并不是平整光滑的。它的外壳上镶嵌了105万片特殊处理的米色和白色瓷砖。这些瓷砖经过特殊处理,有自我清洁的功能。雨水淋上去不会留下印痕,灰尘杂物一经冲洗就非常干净。虽然有海风侵袭,歌剧院也仅需要每隔40年才彻底清理一次。

进入歌剧院内参观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各种素面朝天的水泥柱子。有些人会觉得幻灭,怎么这样赤裸裸的简陋?屋顶部分一条条如肋骨撞的预制混凝土嵌 板在当年可是伟大的建筑创新。一共有2194个嵌板,每个重量约15吨。墙面上澳洲本土所产的白桦树板,是用来吸收多余的回音的。音乐厅门口铺着别致的紫 色地毯,是新闻发布的现场。当年帕瓦罗蒂在这里还有个小花絮呢。因为在意大利,紫色是不吉利的颜色,歌王因此拒绝在这个紫色地毯上接受媒体采访。

每年歌剧院要接待200多万游客和观众,自然明星政要都不少。去年施瓦辛格为电影《终结者:创世纪》到访悉尼时还在歌剧院门前玩起了自拍,不知 道他有没想起1980年他在这里赢得了他最后一次奥林匹亚健美冠军的头衔。而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一共到访过悉尼歌剧院4次,是她在1973年10月20日 亲手为歌剧院揭幕剪彩。天秤座的歌剧院难怪优雅迷人,倾倒众生啊。

坐在歌剧院内,可以无遮挡清晰得欣赏到外面的绝妙海景。为了这无敌海景,设计师修改了最初的方案,将整个歌剧院高达60米的墙体全改为25万块 玻璃砌块。然而在安装了23万块玻璃后,严谨的设计师发现玻璃硬度不够,有安全隐患。当时还没有钢化玻璃,经过反复思量和测试,最后从防毒面具上的玻璃得 到灵感解决了难题。为此工期延长了足足九年,多花了上千万澳元。

虽然叫做悉尼歌剧院,实际上这里除了演艺中心,还有图书馆、餐厅和酒吧。而其中位于最小贝壳屋顶下的贝尼朗餐厅 它的主厨是澳大利亚最赫赫有名的大厨Peter Gilmore。我曾去吃过Quay,念念不忘。坐在歌剧院中一边享用美食美酒,一边看着人来人往的都市美景,心情相当愉快。

拍摄歌剧院全景的最佳位置并不在大门附近。拍摄歌剧院和海港大桥在同一画面的最佳位置是在皇家植物园里的麦考瑞夫人岬角,很多经典照片都来自这个位置。位于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之间的环形码头也不错,但不能将两个建筑放在同一画面。

和白天比,夜晚灯光下的的歌剧院比白天更多了一份轻盈皎洁。每年五六月时分的Vivid Sydney Festival,歌剧院还会被各种炫目的色彩和灯光所覆盖,折射出无比美丽的图案。虽然我们没赶上这个灯光秀。但今年春节,悉尼市为庆祝中国猴年,点红 了歌剧院,也是别有一番风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