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field疲于应对难民涌入 当地居民称已经人满为患

array(1) { [0]=> object(WP_Term)#6820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雪梨一个市府正竭力应对逃离叙利亚与伊拉克血腥内战的大批难民。

据《时事》(A Current Affair)节目报导,过去两年间,澳洲重新安置了近1.8万名难民。

单单去年一年,雪梨Fairfield就接收了4,700名难民,其中大部分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墨尔本外城区Hume接纳了2,300名难民,排在Fairfield之后。

在布里斯本,接纳难民最多的是Logan,有926人。

伊拉克难民哈鲁姆(Audiesous Haroom)是被重新安置在Fairfield的难民之一。他在当地开了一家咖啡店。但是,他觉得,这里已经难以应对大批难民的到来了。

  “我不是说我不希望他们来这里。但对他们的未来来说,我不建议他们来这里,”哈鲁姆说道,“Fairfield已经满了。”

哈鲁姆正计划离开雪梨,去次发达地区过更平静一点的生活。

“总的来说,雪梨不是适合他们的地方。特别是在打算重新开始生活的情况下,”哈鲁姆说道,“你来的时候一无所有,你想成为一个英雄……雪梨不是适合过这种生活的地方。”

Fairfield居民米哈埃拉(Bianca Mikhael)在澳洲出生,但来自亚叙背景的家庭。她也认为,Fairfield的出租房需求太旺盛,难以满足。

“他们来这里,过上我们过着的生活是一件好事。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我们陷入窘迫的境地,”米哈埃拉说道,“接纳难民没问题,但不是把他们都塞进一个小地方。”

当地人似乎普遍认为,雪梨太过拥挤了。

罗文(Robin Rowin)是在47年前从巴格达逃难来澳洲的,现在住在Fairfield。

“实际上,在Fairfield,人太多了,”她承认道。

澳洲难民理事会(Refugee Council of Australia)发言人奥康纳(Tim O’Connor)表示,难民首先到我们的大城市是有理由的。“难民社区需要的重要东西之一通常是心理和创伤方面的支持。我们有很不错的设施提供这些支持,Fairfield就有一个很好的设施。”

“但是,我认为,地方市府和社区说‘我们需要这些东西’的时候,政府必须倾听,”奥康纳说道。

  他认为,很多难民最终会去澳洲次发达地区,比如维州西部的小镇Nhil。当地一个饲养家禽的农场已经吸引了160名缅甸难民在此安家。

  图说:雪梨西区的Fairfield竭力应对难民安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