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占停车位?上海4000辆共享单车被扣押

array(1) { [0]=> object(WP_Term)#6092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据《解放日报》2月28日报道,共享单车迅速普及,在其带来便利的同时,难以回避的是“随处乱停”的问题。有的人图省事,结果却破坏了停车秩序,带来单车运营与城市管理之间的矛盾。

在上海黄浦区,这种矛盾似乎有激化迹象。不久前,一段“身着停车管理制服的工作人员将几辆停放在白线内的摩拜单车推出线外,装上卡车接连运走”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据了解,收车方是“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车辆被收走后扣押在制造局路885号。而在制造局路这个停车场,已累积逾4000辆各类单车,其中摩拜单车逾3500辆。

2017年2月28日,在上海市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制造局路停车场,约三四千辆共享单车被扣押在此。

  停在白线内为何仍被扣

仔细辨认,网上流传的视频摄于延安东路、浙江中路路口。视频中,几名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将人行道上白线内的几辆摩拜单车推出,装入卡车车厢。一名工作人员的深蓝色制服上,清晰印着“黄浦公益停车”字样。这是“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工作人员的制服,该企业受政府委托,负责维护黄浦区内千余个非机动车停车点秩序。

为何白线停车区域内的车也被运走?记者致电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企业负责人给出的理由是黄浦区内千余个非机动车停放点均是公益性站点,提供给市民免费停放非机动车辆,由公司派专人管理。黄浦区非机动车停车资源本就供不应求,共享单车大量投放,挤占本属于市民的停车空间。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除运走停在白线外的共享单车外,也运走一部分白线内的共享单车,给市民停车腾地方。

记者日前来到制造局路该停车场,在停车场入口处点开摩拜单车APP。APP界面显示,在停车场里侧,一大团车辆的定位图标叠在一起,看不出有多少辆。记者走进停车场,径直前往地图显示的区域,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停车场东北角,密密麻麻停放着大量共享单车,目测有好几个篮球场大小,单车整齐停放,一眼看不到头。这几片区域停放的,绝大多数是橙色轮毂的摩拜单车,以及少量小黄车。

停车场究竟有多少辆共享单车?记者从摩拜相关负责人处得知,停车场内摩拜单车3500多辆。加上其他的,总量4000多辆。




车辆被扣背后另有缘由

记者从摩拜单车处得知,两个月来,摩拜在黄浦区投放的单车大量被扣,包括视频中拍到的停放在白线内的车辆。摩拜已与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协商多次,希望将车辆取回,但“一直被拒”。

据摩拜方面称,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与区政府之间是“购买服务”关系,即区政府每年支付给企业一定费用,由企业负责维持非机动车停车秩序。由于非机动车停车秩序关系文明城区创建,政府对其停车秩序的维持亦有考核。摩拜单车大量投放后,市民的无序停放给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带来巨大工作量和压力。在此前沟通中,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认为,摩拜车辆出租是一种经营行为,希望摩拜支付一定管理费用,用于支付维护共享单车停车秩序的成本。只是在费用问题上一直未谈妥。对此,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负责人解释,之前的确提出涉及支付管理成本的方案。扣车是对共享单车无序过多投放进行规范管理。


  如何化解矛盾具现实意义

昨天,记者跟随摩拜单车运营方工作人员,前往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商讨取车事宜。在办公室门口,一名车辆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员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刚拍摄的圆明园路摩拜单车停放乱象。摩拜工作人员则询问被扣车如何处理?在得到“不想谈”的答复后,记者和摩拜工作人员均被请出办公室。

在黄浦区街头,记者确实看到不少共享单车的乱停放现象。作为非机动车停车秩序的管理方,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的态度不难理解。可对立无助于解决上述乱象。作为占用公共资源的共享单车运营方,主动维护停车秩序是其应尽的责任。在其无能力维护秩序的情况下,支付一定费用委托第三方也不失为解决之道。而作为政府委托的管理方,引导单车有序投放,加强监管亦责无旁贷。黄浦区若能妥善解决共享单车乱停放,对整个申城都有较大现实意义。

截至记者发稿时,摩拜运营方承诺,愿配合黄浦区整治停车秩序,在可承受范围内支付一定成本。

4000辆被扣共享单车引热议:基层干部吐槽“管理负担已近临界点”

3月1日,《解放日报》再次发文,称上海共享单车发展速度已远快于政府行政反应速度,共享单车造成的管理负担已直逼“临界点”,仅从目前的管理手段上或难以有所突破,更长远的是法规完善和规划先行。

  单车乱停放严重,管理方被动应对

“共享单车发展得太快了。”记者采访时候,不少基层管理者都这样感慨。去年4月22日,摩拜单车在上海徐汇区大木桥路投放了第一辆共享单车,这也是上海首次由非政府组织运营的跨区域共享自行车。

作为摩拜单车的首个投放区域,徐汇在摩拜投放伊始就在漕河泾开发区、斜土街道、衡复风貌区、徐汇滨江等地专门划出了共享单车停放区域,有些是摩拜的专门停放点,有些则是普通的非机动车停放区。政府和老百姓都对解决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表示欢迎,人车相处颇为融洽。

不过,事情随着共享单车数量的爆发式增长发生了转变。


宜川路不到300米长的街头,共享单车有的轮胎爆裂内胎被卷到钢圈外,有的座位被人为故意卸走,还有的躺倒在地无人打理。

记者日前看到,在轨交一号线锦江乐园站,位于沪闵路人行地道的入口处,数百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在上班高峰时段占据了原本空旷的地上通行空间,而到了晚高峰时段,车辆一哄而散,被骑行至附近上百个小区。徐汇区城管执法局局长张敏向记者坦言,共享单车对道路影响最大、管理成本最高的,并非占用人行道停车,而是使用者为了图方便不规范停车,“横七竖八,东一辆西一辆,到处都是。”

徐汇自去年10月起就与摩拜正式达成战略合作,摩拜方面参与徐汇区有关智慧城市、征信体系建设等城市功能的发展,徐汇则在特定区域为摩拜专门划出停放区域。

摩拜与政府如何在单车停放方面进行合作?张敏介绍,一旦发现停放过量、超出管理能力的情况,街道就会主动联系摩拜,请对方加派人手维护车辆停放秩序。

不过,这些由“白格子”组成的专门停放点早已不局限摩拜单车。品牌多样的、大量的单车管理,让街道应接不暇。遇到超出管理能力或管理范畴的情况,街道只能尝试联系所属的运营方,但并非每一家都会迅速回应。

“看到停在非机动车停放区白线外的共享单车,城管执法人员会帮助挪到附近的非机动车停车区域内,如果附近没有,就直接收起来运走。”在上海最繁忙的静安区南京西路街道,共享单车解决了白领上班的“最后一公里”,但同样的停放混乱,让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沈伟头疼了许久。他向记者直言,对不在白线内的单车,街道目前只能采取简单的执法方式进行管理。

在上海,同样与摩拜达成战略合作的还有杨浦、宝山等区,而在整个上海,蓝绿黄红的共享单车早已占据几乎每一个地铁出入口。

“凡是单车能到达的地方就有乱停放,绿化带、地铁口、小区里……甚至有人骑到马路中间一扔就跑。”杨浦区交通中心副主任刘旭东告诉记者,过去,共享单车投放较少时,乱停放问题并不严重,杨浦区政府专门购买了第三方服务人员在大型商圈、地铁站附近参与管理非机动车停放。但如今面对共享单车巨大的投放量,“管理人员已经难以负荷这么大的管理量”。

新事物发展太快,基层管理负担接近临界点

“共享单车的发展速度太快,政府部门人力投入跟不上,肯定无法在每条路、每个地铁出口都增加人手专门管理单车。”张敏表示,对于城管执法部门,目前对共享单车的管理投入尚在可控范围,但对街道的日常市容管理,则确实增加比较大的工作量。

去年底,徐汇城管执法部门发现这一情况后,与街道联系派遣市容保障人员帮助共享单车规范停车。“初衷是看到乱停放的就扶一扶,但是数量越来越大,就不是简单扶一扶的问题了。”


交通路中山北路桥下是共享单车集散点之一,在这里经常可看到东倒西歪的摩拜单车。

根据这一情况,徐汇与摩拜明确,在徐家汇商圈、衡复历史风貌区、上海体育场以及上海南站等重点区域,需由摩拜方面主要负责单车的日常管理,增加日常检查频率,必须保障这些区域的规范管理。对于非重点道路和区域则要定期检查。如果摩拜无法及时跟上管理,那么街道就自动对乱停放、无人管的单车采取代为保管措施,通知运营方到集中停放点认领。

杨浦区交通中心曾就停放问题约谈过共享单车企业的相关负责人,此后,企业陆续建立起了多支运维队伍,在重点区域进行管理。但运维人员毕竟有限,还需要专注于车辆维修。刘旭东的建议是,应该由企业增加运维力量,并利用定位技术上,建立无形的桩位和白线区,鼓励共享单车的文明停放。

“我们对共享单车停放有两方面要求:首先车必须集中停放在规定的地方,其次停放量要与街道商量好,不能占用太多的百姓公共道路资源。”刘旭东指出,但很多时候情况并非他们所希望的那样。

法规需完善,规划要先行

不少被采访的基层工作者认为,在停放着4000余辆被扣共享单车的制造局路,该路段所属的黄浦区,多为上海老城区,人行道较窄、非机动车停放资源紧张,成为上海最早爆发共享单车停放矛盾的区域,在意料之中。

共享单车市场从摩拜一家独大,到如今上海有10多家共享单车企业、28万辆共享,有专家预计,今年这一市场会膨胀到50万辆。接下来,政府管理部门遇到的管理压力会更大,目前遇到的种种问题更迫切需要解决。

记者采访的不少基层工作者认为,目前对单车的管理方式还比较简单,有点 “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感觉。让共享单车这一新生事物更好走下去,或许要从法规与规划这两个根源上着手。

第一,非机动车停放管理的主体不明,是共享单车管理中实际遇到的难题。非机动车停放管理的实际操作者是大多是街道,而真正的管理主体在《上海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中并未明确。目前,共享单车的专门停放区域基本由街道负责划线,根据使用者的实际需求,会在部分区域多划定一些非机动车停放点,对于违章停放的非机动车,实际处置措施也主要由街道和城管执法部门配合实行。有专家提出,相关法规是否应该明确,梳理非机动车的停放空间可以是政府,但日常运营和维护应该是企业率先承担的责任。

第二,目前共享单车的主要矛盾集中在乱停放,尤其以地铁站、大型活动空间周边与市中心写字楼周边乱停放最严重。表面看是由于停车空间不足,背后根源是当初城市规划时候没有为今天出现的这一新事物留出空间。眼下迫切的是要梳理出城市中供自行车停放的空间到底有大,根据这一指标与共享单车的数量进行匹配,并在新一轮城市规划中为共享单车停放规划出更大空间。

交通部:应鼓励支持城市共享单车的发展

据新华社2月27日报道,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27日表示,共享单车为人民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应该积极鼓励和支持。

27日,国新办就交通运输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介绍交通运输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在谈到共享单车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时,李小鹏表示,共享单车是城市慢行系统的一种模式创新,也是“互联网+交通运输”的一种实现方式。解决好共享单车发展当中的问题,需要多方面共同努力。

李小鹏强调,“由于它对解决人民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特别见效,所以它一出现就受到人民群众热烈欢迎,很多人都尝试这种新的方式。我想应该是积极鼓励和支持。”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

2017年的这个春天,不少共享单车领域的公司提出投放百万辆的年度计划。据不完全统计,北京的共享单车总数已达20万辆。据摩拜公布的数据,从2016年4月在上海正式上线到去年年底,摩拜在上海地区运营的智能共享单车总量已达到10万辆。据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预测,今年上半年上海共享单车可达到50万辆。

政府部门要主动作为

“共享单车出现以来,发展总体是好的,但是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违规停车、蓄意破坏车辆、服务维修不到位等等。”李小鹏说。

据了解,针对共享单车给城市交通、停车秩序带来的影响,北京市交通委、交管局、城管局等部门已经开始研究规范管理办法。据介绍,今年北京市将采取一系列手段,引导共享单车有序发展,根据城市交通结构综合指标控制发展规模。上海部分地方已开始探索将乱停车等不文明行为纳入征信平台。

“解决好共享单车发展当中的问题,需要多方面共同努力。”李小鹏强调,首先,政府部门要主动作为、超前谋划、创造条件、加强监管,推动新的事物能够更好地发展;二是运营企业要遵守城市的有关规定,遵循市场规则,承担管理责任,特别是做好线下服务,严守诚信,提升服务水平;三是使用者也要增强文明意识、遵守交通法规、遵守社会公德,维护共享单车的运行秩序。

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互联网+交通”正在深刻改变着人们的出行方式和思维方式。人们出行需求的升级也给交通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新的考题。

“我国交通运输事业发展很快,但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交通运输发展还存在着不少问题。”李小鹏指出,“比如基础设施方面还很不完善,特别是基础设施发展的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物流业发展还不是很均衡,物流成本还需要控制或者降低。无论是政府服务还是交通服务,都需要提高。这些问题总的来看,还是供给侧的问题。需求在变化,供给跟不上需求的变化,所以我们要大力推动交通运输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

发布会上,李小鹏在回应“网约车”和“共享单车”时,都用了“新事物”一词——

“网约车是新事物,改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各方都要共同努力。下一步,交通运输部将密切跟踪,集思广益,不断地总结、完善、提高”。

“我相信,有关各方共同努力,共享单车这个新事物一定能够发展好,一定能给人民群众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提供更多的方便”,李小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