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记者会】:谈朝鲜半岛:不愿意家门口闹个不停

array(1) { [0]=> object(WP_Term)#6819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每年两会,人大会议闭幕后的中国总理记者会都备受国内外舆论高度关注,这场记者会也是中外媒体“两会新闻大战”的最高潮。

北京时间3月15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会见采访十二届全国人大5次会议的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

在经过简单寒暄后,本场记者会第一个问题罕见的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提问。而问题是有关中美国关系的走向。李克强表示,对中美关系持乐观态度。

  李克强表示,对中美关系持乐观态度(图源:新华社)

CNN:

特朗普总统一直对华发表一些批评性言论,表示中国偷窃了美国就业岗位,批评中国汇率政策以及中国在维护地区安全上做的不够。我们还了解到,很有可能最早就在下个月,中美两国元首可能会实现会晤。基于此,我们对于美国希望从中国得到什么已经有了一些概念,我想问,中国希望从美国那儿得到什么?中国对于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中美关系的底线是什么?您是否有信心实现这样的中美关系的发展?还是觉得前路比较艰难?

李克强:

我的回答是,不管谁当选美国总统,虽然中美关系经历过风风雨雨,但是一直前行,我对此持乐观态度。特朗普总统当选以后,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通了电话,两位元首都表示要共同推进中美关系向前发展。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新政府的高官也都明确表示,要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不是风云变幻能够动摇的,也动摇不得。有了这样一个政治基础,中美合作的前景是广阔的。

现在两国外交部门正就两国元首会晤进行沟通。我想,中美关系不仅会关系两国利益,而且涉及到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安全稳定,我们要维护它前行。

我们不希望看到打贸易战,贸易战带不来贸易公平,而且双方都受损。现在全世界都比较关心中美关系,中方希望,中美关系不管有什么样的坎坷,还是要向前走、向好处走。中美两国人民都是伟大的人民,我们有智慧来管控分歧,我们有需要也有条件来扩大共同利益。

CNR:

这几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在持续放缓,今年又把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下调到6.5%左右,这是否会对世界经济造成不利的影响?另外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存在很多风险,特别是在金融方面的风险,中国是否能够在世界经济疲软这个大背景下继续扮演世界经济的推动者这样一个角色?

李克强:

我们把今年经济增速定在6.5%左右,我看到当时有外媒报道说中国是温和下调了增速。其实,增长6.5%这个速度不低了,也很不容易。如果今年中国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增量比去年还要大,因为这是在我们经济总量已经超过74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1万亿美元基础上的增长,而且可以带动1100万人以上的就业。这符合经济规律,也可以使注意力更多地放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会低,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复苏乏力情况下推动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

今年世界经济政治不确定的因素很多,这是很大的外部风险。对中国来讲,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当然,我还必须要强调,中国金融体系总体是安全的,不会发生系统性风险。因为我们有很多应对工具,储备政策许多还没有用。

彭博社:

随着美国收缩它在全球贸易体系中所发挥的作用,包括退出TPP,似乎中国愿意在全球贸易中发挥领导性作用。您和习近平主席都倡导自由贸易、开放型经济以及全球化。但同时我们看到,中国也在实施不公平贸易,开放自身经济速度还不快方面遭到批评。请问,在未来一年,中国方面会采取什么措施让国际社会确信中国是要致力于推进自由贸易和开放型经济的?

李克强:

首先,在全球化进程受到一些非议或者在某些方面有挫折的情况下,中国始终坚持一贯的立场,那就是:维护经济全球化,支持自由贸易。中方也愿意和世界各国一道来改善全球治理体系。全球化和世界的和平发展合作是一体的、不可分的。关起门来以邻为壑,解决不了问题。

中国和世界许多国家一样,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这其中也因为中国一直在坚持不断地扩大开放。有一点我想大家要明确,就是你的开放力度越大,开放程度越深,这里面的摩擦相应就会越多,但是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小。对此,我们是有信心的。我们就是要打造开放的高地、投资的热土,和世界共享发展机遇。

维护全球贸易的自由化,这需要世界各国共同努力,因为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我们对已经达成或者希望达成的一些区域贸易安排一直持开放态度,也乐见其成。只要是有利于贸易自由化的,我们都会去参与、去推进,而且中国人明白,要用开放抓住全球化的机遇,不管有什么挑战都不能错过。

关于区域的自由贸易安排,涉及中国的,有条件的,我们持开放态度,愿意去进行推动。我们不会越俎代庖,不会超越区域去做不应是中国做的事情。

人民日报:

简政放权不放松,这项工作要不要继续往下推进,您想怎么做?

李克强:

政府确实管了一些不该管的事情,因此,我们必须进行自我改变,要坚韧不拔地推进。要相信我们有足够的认识。

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是一体的。政府要把更多精力放在优化百姓服务上,公平竞争营造环境。对假冒伪劣,环保等群众密切关注的违法违规问题,要坚决查处。让群众多顺心,更多力量放在脱贫攻坚等诸多民生问题。

日本经济新闻:

朝鲜半岛问题,美国国务卿访问日本,还会继续访问中国和韩国,主要讨论朝鲜半岛问题,在此背景下,中国打算什么措施?中国打算如何与其他国家解决朝鲜半岛问题。

李克强:

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态度是坚决的,中方一直严格执行,坚定的和平维护者。

希望各方共同努力,把紧张的气氛降下来。按常理说,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家门口整天闹个不停。

CCTV:

就业问题,今年中国的就业压力加大,是否会出现群体性失业问题?

李克强:

我们要创造环境,提供条件,而不是靠政府去驱动,是让人民群众的智慧去创造。

稳增长是根本,最重要的是保就业,就业是最大的民生。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今年更是强调就业民生,连续几年实现1300万以上新生就业岗位,就业比较充分。

中国不会也不允许出现大规模失业。

联合早报:

本届政府的收官之年,过去4年,最难攻克的什么?

李克强:

4年来,可以说是平稳。带动了5千多万就业。中国经济很快会硬着陆的声音不绝于耳,我们仍然保持高增速,中国经济不会着陆,会迈向中高端。

不管有什么样的阻力,我们有足够的韧性。中国经济问题和挑战还不少,最难的还是深化改革,触动利益和权力。要让权力不能任性使,要压缩寻租的空间。中国有足够韧劲推动简政放权,舍小利得大利顺民心。

深圳特区报:

过去一年,大众创业蓬勃发展,您觉得双创的热情会持久吗?

李克强:

我们在促进大众创业,3年来每天有4万个以上市场主体登记。大中小企业都在参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双创覆盖了一二三产业。双创不仅是中小微企业的事,也是大企业的事。双创不仅带来大量就业,同时也是一场改革,让活力充分展现。

共享经济、分享经济、互联网+层出不穷,适应了消费者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这些新业态都是未知,有争议是正常的,我们要以开放态度、包容理念,审慎态度进行监管。

凤凰卫视: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到港独,是否意味政治上会有什么变化?是否意味着将来会更强调一国,弱化两制?

李克强:

一国两制的方针要全面理解和执行,实践要不动摇,不走样。中央政府会不断增加力度,出台许多有利于香港发展的举措。比如说去年的沪港通,这是国家的需要,香港也有平台。允许境外资金购买内地资金,这是香港近水楼台先得月。有利于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准备今年首次在香港和内地进行债券通。

塔斯社:

如何整体评价中俄关系?中国能否在世界经济不稳定的背景下取得经贸关系的发展?

李克强:

中俄关系的稳定发展不仅有利于地区,还有利于世界。去年的多次联系本身表明中俄关系的稳定性。

两国的经贸关系上,贸易增长乏力,确实中俄关系在经贸方面有一些冲击。双边所达成的经贸关系是可以达到的。

财新:

汇率问题,人民币汇率下跌有一定压力,您如何看待汇率下跌的代价,您会作何选择?

李克强:

主要国际货币对美元汇率大幅度贬值,人民币汇率贬值是比较低的。用贬值来增加出口,这不利于企业发展。我们不想打贸易战。我们继续坚持人民币汇率的改革,实行有管理的汇率制度。保持了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可以说对世界货币的稳定做了贡献。

  中外媒体早早排队“抢座”(图源:VCG)

根据以往惯例,这场记者会将持续2个小时左右,是李克强第四次面对中外记者的“拷问”。在现场,中外媒体已早早等候在那里。

多维新闻此前报道,面对中国的内政外交形势,至少有五大问题需要李克强作出解答。

其一,怎样抓住经济形势有望探底走平的契机。

其二,如何破解“政令不出中南海”。

其三,中国的金融改革,是必然需要回答的问题。

其四,“悬崖勒马”警告会否再次出现?

其五,“港独”“台独”表态不容忽略。

当然,其他热点的问题还包括中美关系,一带一路布局,中国参与TPP、扶贫等民生问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