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百度新任总裁陆奇,你应该知道的10个故事

array(2) { [0]=> object(WP_Term)#6157 (16) { ["term_id"]=> int(6) ["name"]=> string(6) "人物" ["slug"]=> string(6) "people"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6)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3)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6) ["category_count"]=> int(563)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人物"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6) "people" ["category_parent"]=> int(0) } [1]=> object(WP_Term)#6158 (16) { ["term_id"]=> int(7) ["name"]=> string(6) "头条" ["slug"]=> string(3) "top"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7)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565)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7) ["category_count"]=> int(565)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头条"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3) "top"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6)

百度今日宣布,正式任命陆奇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这位资历亮瞎眼、被称为“微软最有权势的华人”空降兵,将主要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以及市场运营。

资料显示,陆奇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获得学士、硕士学位;1992年留学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并在CMU继续其博士后的研究工作;先后加盟IBM、雅虎、微软,任微软执行副总裁,担任微软Bing项目的负责人;2016年9月宣布从微软离职。

陆奇离职之后,一度传出将前往腾讯、滴滴等公司。最终,他接下了百度抛来的橄榄枝。陆奇的到来,会让百度在BAT里保持第一集团应有的江湖地位吗?

微软CEO斯蒂芬·鲍尔默曾这样评价陆奇:集资深专业技术知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广泛的商业知识于一身,在业界是非常罕见的奇才。

而关于这位传奇总裁,你还应该知道他的10个故事:

1、陆奇生于上海,文革期间随祖父在不通水电的江苏村庄里长大。饥馑年代里,令他心生艳羡的是授课老师能每天去一户人家吃饭。

他曾因为个子太矮,无法进入当地造船厂;因为近视和色盲,与大多数理工科系绝缘。填报志愿时,他选报了计算机科学,所想的不过是能在无线电厂找个工作。

2、1980年至1988年,陆奇在复旦大学度过。当时的他常穿一件浅灰色拉链夹克衫,带一副浅黄色的赛璐璐眼镜,最爱读的两本书是《约翰·克利斯朵夫》和《匹克威克外传》。

计算机科学系是复旦首个制作毕业纪念册的院系,陆是“始作俑者”。纪念册的首页印着两台不同类型的电度表,赞助是陆奇拉来的。纪念册的一旁则写着“本纪念册由跃进电表厂、华丽铜版纸厂赞助”,另一旁则清晰地印着“广告:陆奇”。在纪念册的内页,他极富预见性地解释了这一切:“人类终将使电脑智能化且使其远胜人脑。诸公不妨一效景润,或许,这颗电脑科学皇冠上的明珠非君莫属。”

3、在复旦上学时,一个周日风雨大作,陆奇无法骑车回家看望父母,只好待在大学宿舍。而同一时间,卡耐基·梅隆大学教授、图灵奖获得者埃德蒙·克拉克(Edmund Clarke)也碰上了这场雨。克拉克站在复旦的教室里,听众却寥寥无几。陆奇被同学拉去凑数救急,偶然间的一次提问令克拉克印象深刻。在看过陆奇的研究论文之后,后者决定向他提供赴美攻读博士的奖学金,并额外免去45美元的申请手续费——陆奇当时的月薪仅有10美元。

4、1989年10月,陆奇的同学复旦大学软件工程实验室主任赵文耘赴加拿大多伦多培训。陆曾独自驱车12个小时前往多伦多相聚,到达时,已临近晚上10点,陆奇载着赵文耘一同赶回大学。在实验室里,他继续着分布式操作系统的课题,直到实验结束。二十年后,再度赴美的赵文耘又见到了陆奇。这一次,陆奇带着蛋糕到达,寒暄几句,便又重返工作。

5、被很多硅谷华人工程师视为偶像的陆奇,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每天只睡四小时的习惯,紧绷的神经即使是在出席一场产品发布会时都不会得到半点放松。为了确保严谨准确,他宁可面对提词板,反复确认演讲稿,照本宣科。

6、在2014年Office365上海发布会上,很多人首次见到了 “神秘人”陆奇。会前,陆奇特意彩排了两次。他没有任何大佬的做派,名片都是直接揣在衬衫口袋里。工作人员递给他激光笔,接过时都是满脸笑容。下属们因此会不约而同地用“谦虚”、“平易近人”、“友善”等词汇形容他,但陆奇却认为这些评价并不真实。相反,他自认为很难共事。“他们讨厌我(They hate me)。”陆奇说。他是那种有工作洁癖的人——会前一直忙于修改幻灯片和演讲稿,直到最后一刻。

聚光灯下的陆奇仍略显紧张——上台前,他提了提袜子,放下手中的Surface平板,整理下衣袖,焦急地等待主持人的串场。待他用英文介绍完Office365对于微软的战略意义之后,演讲的接棒者是时任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我是上海人。”陆奇握住张亚勤的手,突然改用上海话说,颇感意外的张亚勤也只用上海话回应说:“我也是上海人。”听众们哄堂大笑。

7、陆奇的座右铭即是要做更多(do more)、知道更多(know more)、成就更多(be more)。他通常凌晨3点起床查收邮件,晨跑四英里,然后到达办公室,如此开始一天的工作。他也经常把会议时间定在晚上九点,以此持续不断地向身边人暗示:我们必须按互联网的节奏工作。

8、陆奇有一个“要见的人”的清单,每个月,他都会去一趟硅谷,拜会形形色色的创业者、投资人,如此才觉得安心。这源于他意识到“你身边如果有非常伟大的人,将会非常受用。”他的另一个感悟则是“你得到工作,并不是因为你的知识,而是因为你认识的人。”

9、为了适应当下的转型节奏,陆奇除了一个长长的阅读清单之外,办公室还有满抽屉的硬件设备。只要有机会他就会试试新玩意。例如在试用过Facebook Paper之后,陆奇马上跟团队说要见见做这个应用的产品经理。每次到中国来,王永东甚至会给他准备一个装满了各种APP的设备让他试用。

微信刚刚兴起时,陆奇就敏锐地注意到了,并且推荐给美国的同事使用,而当时美国还对微信所知甚少。他对其推崇备至,认为微信虽不直接收费,但生态链上却处处充满商机,如此便催生一个围绕其不断创新的圈子。它代表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或者移动的生态链。

10、陆奇离开微软,或与其之前主导收购初创公司Slack未果有关。去年9月,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发送的一封内部邮件称,陆奇因几个月前的一次自行车事故导致的健康原因而离开微软。微软内部员工称,此次陆奇离职是微软再一次架构重组的一部分,而他的离职除了健康原因外,很可能与去年3月份微软计划收购Slack未果的事件直接相关。

去年3月份,有消息称,微软计划以80亿美元收购提供办公沟通应用的初创公司Slack,当时推动这一收购计划的关键人士正是陆奇,然而该计划却遭到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微软现任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反对,微软方面最终放弃了收购Slack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