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卡第一天就900万人集齐 支付宝产品经理紧急声明

array(1) { [0]=> object(WP_Term)#6145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2017年1月18日,也就是昨天,是支付宝春节五福红包活动的第一天。因为去年很多人死活弄不到敬业卡而骂声一片的“血泪教训”,今年支付宝直接把活动难度降低了一万个档次结果,还是出事了!!!

回顾一下:支付宝承认去年太作挨骂活该!今年继续推敬业福但降低集齐门槛

谁也没想到,仅仅一天时间,还是活动的第一天,集齐五福卡的支付宝用户居然已经超过了900万人!我的天呐!这可能比去年整个活动集齐五福卡的人还多!最关键的是,这仅仅是第一天!很多人还没开始行动呢!甚至很多人还不知道活动已经开始了。

那么,问题来了:照这个态势下去,今年集齐五福卡的人那特么得多少人?一个亿?还是更多?!

要知道,马云同学这次一共才掏了2亿元红包出来给大家分啊!照这么下去,大家忙活半天,还不最多就分个块儿八毛的?

可能有人要问了:不是支付宝五福红包活动,一天最多只能集3张卡吗?这才第一天,这900多万人哪来的五张卡?还都集齐了,一样一张?

这其实没啥奇怪的,更不是这帮人作弊,又或者支付宝又出啥子漏洞了。前面第一段就说了,支付宝为了吸取去年太难集齐五福卡的血泪教训,今年把这个难度一下子降低了“一万倍”!

没错,是一天只能集3张卡,但是!你可以“请朋友赐一张”!

是不是立马觉得简单多了?每人每天可以集3张,然后朋友间可以相互随意交换各自需要的卡片,那集齐五福卡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容易是容易了,但活动搞成人人中奖,上亿人分个块儿八毛的,这是不是也劳民伤财的照样招骂呢?

显然,这个结果也超出支付宝最初的设想。当时支付宝说“把欠大家的敬业福都还上”时可是这么说的:少的一块两块,多的几百块。现在看来,最终能不是以“角”或者“分”为货币单元就阿弥陀佛了!别忘了,今年可是随机红包!(相信很多人都感受过微信红包抢到1分钱也是爱的懊恼和痛苦吧?)

很明显,这个责任显然是产品设计把“难度系数”降的太狠的缘故啊!无疑,得有人背锅,谁来背呢?当然得是五福红包的产品经理了!

所以,昨天连夜,这位自称叫“冠华”的支付宝五福红包产品经理,跳出来承认错误了,发表了一篇“声情并茂”的自白。我们来拜读一下——

大家好,我叫冠华,是去年和今年五福红包的产品经理。我先给大家拜个早年,没事,我跪着就好了,一点都不累

今年,老板给我的唯一的任务就是把去年欠大家的敬业福还给大家。今天是第一天,刚看了下数据,已经超过900万人集齐福卡了。

此刻,我和同事们既开心又不安。

开心是因为大家还能不计前嫌,没有把手机扔我脸上,还能赏脸来打开手机领取我战战兢兢双手递上的一点福气。

不安,是因为老板只给了我2个亿,让我给大家还敬业福的同时,也顺带给大家一点小意思让大家乐呵乐呵。我想着平分是没戏了,去年被骂得够呛,今年弄个随机红包吧。但照这个速度下去,除夕夜集齐的人数估计会非常多。。。2亿元被几千万甚至上亿人一随机。。。我知道大家求的是福气不是钱。。。但是我怎么膝盖就这么发软呢。。。

说实话,有时候我也自己安慰自己,能活着做完两年福卡也算奇迹吧。

哈哈!我们这位冠华还是蛮可爱的,这个时刻跳出来“自责加道歉”也是颇有心机。知道事情不妙了,而且无法扭转,干脆自己先出来认个错,先给大家泼泼冷水降降温,预先降低大家“过高”的期望值。这样,虽然最终还是免不了骂声一片,但好歹,分贝可能会小很多!

唉!当个产品经理也真心不容易,做难度大了吧,招骂!改容易了吧,还招骂!难道应该是“难度适中”?那照样招骂!

要我说啊,怪就怪马云首富钱给少了啊!你这要是给个200亿,哪还有那么多事啊!

对了,人家冠华还在跪着呢!大家说,要不要来一句“爱卿平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