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澳洲最毒的小镇 居民饱受疾病困扰

array(1) { [0]=> object(WP_Term)#6820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在昆州的一个小镇,家庭和小孩都饱受铅中毒的折磨。

自从一些居民在住在Mount Isa期间出现脑损伤或血中毒症状之后,多年以来外界不断呼吁有关部门对这个地方的空气质量进行调查。Mount Isa是昆州一个以矿业闻名的城镇。

居民11年来一直在等待矿业公司Mount Isa Mines(MIM)公布它对这个城镇铅污染状况的报告。现在他们的等待终于结束了,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论——居民有责任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2010年有一份医疗报告显示,两名儿童在暴露于Mount Isa的采矿排放后得了脑损伤。《澳洲人报》有一篇报导称,2008年昆州卫生厅经过测验后发现,该地区1岁至4岁的儿童中,有11%的人血铅含量处在危险的高水平。

2010年还有一项研究发现,Mount Isa地区每9天就有1名儿童铅中毒,然而当时Mount Isa Mines公司的持有者Xstrata和昆州政府依然否认采矿活动导致该城镇居民出现健康问题。

每九天就有儿童中毒

贝瑟妮-桑德斯(Bethany Sanders)是在Mount Isa遭受铅污染的孩子之一。

被发现铅中毒的时候她才20个月大。

纽约市立大学神经系统科学副教授西奥多-利斯基(Theodore Lidsky)告诉《澳洲人报》,测验结果诊断出她的“智力迟钝”。

2010年ABC 7.30栏目曾报导过,贝瑟妮的血铅水平是正常标准上限的2.5倍。

  图1:Mount Isa Mines的矿井就在居民区旁边

  知道这些结果后,贝瑟妮的母亲夏妮尔-西托(Sharnelle Seeto)马上收拾家当,搬到了布里斯本。当时她怀了另一个孩子,不希望让宝宝暴露在采矿的乌烟瘴气之中。他们家是2006年搬到Mount Isa的。

另一位母亲达芙妮-赫尔(Daphne Hare)也目睹她的女儿因铅中毒患上疾病。她的女儿斯特拉(Stella)是首批铅中毒受害者之一。

她告诉《信使邮报》:“这太可怕了,我们的生活被放在众目睽睽之下,矿井的人会把车停在我们家屋子前面,把我女儿在院子里玩耍的照片拍下来。他们会在街上指着我说,‘惹麻烦的就是她’。所以我不得不离开这里。”

2011年,赫尔起诉Xstrata、Mount Isa Mines、Mount Isa市府和昆州政府。她和Seeto都要求被告赔偿100万澳元。

赫尔称,她的孩子存在脑损伤,运动技能受损。

铅漂浮在空气中

2013年AAP曾报导过,这些铅来自Mount Isa的天空。Mount Isa Mines声称,这些铅是天然的,来自于一个地下矿床,但麦觉理大学的一位教授指出,铅来自于矿井的铅熔炼厂。

马克-泰勒(Mark Taylor)教授和他的团队检测了从Mount Isa周边地区采集的空气、灰尘、水和土壤样本,发现大多数样本都含有铅。

一整年里空气中的含铅量一直在上升,泰勒表示,铅显然来自空气,而不是所谓的矿床。

居民自己也有责任?

这个月一份有关Mount Isa空气质量的报告出炉,虽然矿业公司MIM承认对该地的铅污染负有一定责任,但报告称,如果当地居民尽好自己的本分的话,风险就没那么大了。

报告发现,当地居民暴露在铅污染中主要是因为他们吸入了铅。如果要避免自己的孩子暴露在铅污染中,居民应该让自己的家和孩子远离灰尘。

MIM首席运营官麦克-韦斯特曼(Mike Westerman)告诉ABC,如果每个人都做了正确的事,这个城镇就是安全之地。

  图2:达芙妮-赫尔和她9岁的女儿斯特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