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模自爆双性人身份 曾两次手术变成女人

array(1) { [0]=> object(WP_Term)#6820 (16) { ["term_id"]=> int(3) ["name"]=> string(6) "新闻" ["slug"]=> string(4) "news" ["term_group"]=> int(0) ["term_taxonomy_id"]=> int(3) ["taxonomy"]=> string(8) "category" ["description"]=> string(0) "" ["parent"]=> int(0) ["count"]=> int(10268) ["filter"]=> string(3) "raw" ["cat_ID"]=> int(3) ["category_count"]=> int(10268) ["category_description"]=> string(0) "" ["cat_name"]=> string(6) "新闻" ["category_nicename"]=> string(4) "news" ["category_parent"]=> int(0) } } int(3)

活久见了!前天,一个比利时超模,竟然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公开宣布了自己不为人知的身份:她是一个双性人!

她还特意拍了一段视频,公开双性人身份,呼吁关注双性人群体的利益

“双性人?假的吧!肯定是炒作”

很多人心里会这么想,认为这是一个想炒话题的小模特。

但实际上,这姑娘不是什么三线小模特,而是一名来自比利时的超级名模。

这姑娘名叫汉妮·加比·奥蒂尔(Hanne Gaby Odiele),今年已经30岁,是一个牛逼闪闪的超级名模。2006年入行,之后一直是众多高端时尚品牌的代言人,Models网站选出了排名前五十的女模,里面就有奥蒂尔小姐姐。不高不低,27名。

小姐姐的粉丝众多,光是在ins上就有13万人关注,在公布了自己的双性身份后,小姐姐把简介改成了“骄傲的双性人”,非常高调。

“双性人”听着有点羞羞的,谁年轻的时候都看过一些不正经的小说,里面可能就有双性人。

但现实不是小说,双性人真实的境况没有那么旖旎,而是惨兮兮。

他们不仅有两套性器官,还有两种染色体。虽然联合国的数据里说,世界上大概有1.7%的人都是双性人(这人口比例跟红头发的人都差不多了),但只要双性人出生,就会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像怪物一样围观。不负责任的父母可能直接就把孩子扔了,稍微负责任点的,就想方设法给孩子手术,想让他们“变成正常人”。但是手术之后,就要一辈子受罪了。

作为双性人出生的孩子有很多,可你之前听说过谁是双性人吗?1.7%的人口比例,你竟然一个双性人都不认识,不觉得奇怪吗?

那是因为在很多孩子还懵懂无知的时候,他们的家长就擅自为孩子们做了决定,给他们做了手术。实际上,这些手术对身体的伤害是无穷无尽的。

奥蒂尔小姐姐就是这么一个手术之后受罪的双性姑娘。

1987年,奥蒂尔出生在比利时的工业城市科特赖克市,她患有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AIS),所以她虽然有女性的外表,身体里却有男性的染色体。她出生的时候就有隐睾症,蛋蛋藏在了身体里,所以外表上更像女孩。

1997年,奥蒂尔小姐姐年仅10岁。医生告诉她的父母,藏在小姐姐体内的蛋蛋可能会致癌,而且要是不切掉,她就不能当正常的小姑娘了。

那时候没有微博,没有谷歌,没有网络,小姐姐一家生活在比利时的一个小镇上,消息闭塞,她的父母哪懂什么双性人呢?而且就算知道又如何呢?当时的医疗技术和社会观念还很封闭落后,主流思想对双性人也不友好。

奥蒂尔的爸爸说,“他们告诉我们,奥蒂尔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我们现在当然对双性人有了了解,可在当时我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也没法跟任何人谈论这件事。”

最后,小姐姐的爸妈在奥蒂尔不知情的时候,就替她做了决定,给她动了手术。

而且还骗奥蒂尔,说只是膀胱手术而已。

谁都没想到,这不是什么一劳永逸的手术,后续的痛苦要伴随奥蒂尔一辈子。

不仅是手术动刀的痛苦,手术之后,奥蒂尔还要长期服药,靠荷尔蒙调节体内激素。说白了,就是服用低剂量的避孕药。

一个十岁的“女孩”,长期吃避孕药,用屁股想都知道不会有啥好事。手术让她不用做不正常的男孩,然而也没有让她成为正常的女孩。

她没有月经。

别的女孩子的青春期会来大姨妈,会长大胸,会偷偷讨论隔壁的帅小伙。中国女孩子还会苦哈哈地喝姜糖水。

但是奥蒂尔小姐姐什么都没有。

避孕药把她的身体搞得一团糟,她没有来大姨妈,未来也不可能生育。

她的胸部后来倒是发育了,但是比别的姑娘晚了太多太多。她的一切发育都迟滞了。

13岁左右的时候,爹妈把真相告诉了奥蒂尔,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双性人,而且已经没有了藏在身体里的蛋蛋。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她没有月经,可又不会像男生一样站着小便,她觉得自己非男又非女。

让一个孩子承受这些,真是太残酷了。整个青春期,她都浑浑噩噩地活在世上,在黑暗中隐藏自己,只有孤独与痛苦为伴。

可能是上天垂怜,奥蒂尔小姐姐在困境中竟然看到了一丝曙光。

17岁那年,奥蒂尔在一本德文杂志上,看到了一位经过多次手术也无法生育的女孩,一位跟她一样的双性女孩。奥蒂尔在那一刻仿佛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她哭,她笑,她终于发现自己不是孤单单一个,她满腔的孤独与痛苦终于有了可以宣泄的地方。

奥蒂尔找到杂志社,联系到了那位双性女孩,两个人交流了很多,奥蒂尔才知道,原来荷兰就有一个双性人互助团体。

“那太不可思议了!”小姐姐回忆起那时候说,“你以为你孤独一人,踽踽独行,你内心的痛苦无人能懂,但突然间,你发现世界上还有很多与你同样遭遇的人,你们可以交流,可以分享痛苦,可以互相安慰。”

18岁那年,奥蒂尔小姐姐接受了第二次双性人手术——她重塑了阴道。这一次手术与童年时的睾丸切除手术一样痛苦,而在这次手术后,她被定性为“女性”。

虽然手术是痛苦的,但至少她已经有了选择的机会。

成年以后,残酷的命运终于给了小姐姐喘息的机会。她开始坦然接受了自己双性女孩的身份。曾经的痛苦与磨砺将她锻造成一块璞玉,等待着被人挖掘,打磨。

2005年,小姐姐有了自己的事业。在那年科特赖克市的Novarock摇滚音乐节上,奥蒂尔被汤姆·范多普一眼相中,她颇具特色的五官和阳光又忧郁的气质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她与模特公司签约成为了一名T台模特。

当年9月,她就开始走上T台,为很多知名品牌走台。2006年,她的脸出现在时尚杂志《Vogue》的封面上,为意大利品牌设计师阿尔伯特·菲尔蒂的品牌代言。

然而上天似乎不打算放过奥蒂尔,当一切看似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不幸再次发生。

——车祸!

一起严重的车祸!

2006年12月,奥蒂尔在纽约街头被失控的轿车狠狠撞到!

车祸非常严重,包括双腿在内,奥蒂尔全身多处骨折。经历了多次手术才保住一命。

万幸的是,对一个模特来说最重要的脸没有损伤,小姐姐没有毁容。

她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很久,很久。接受了大大小小好多次手术。

事业刚刚起步,就遭遇了这样重大的挫折。但是这个坚强的双性姑娘没有从此一蹶不振,反而勇敢地抗争起来。

仅仅十个月后,她就结束了修养,重回T台。

凤凰涅槃后,她的事业更顺利了!她开始为香奈儿,纪梵希,普拉达等奢侈品牌站台。很快迎来了事业的飞升,成为了国际知名的模特儿。

那段与死神擦身的日子让奥蒂尔小姐姐思考了很多,她开始思索,自己该为什么奋斗。

开始,只是小姐姐个人的奋斗,她拼命发展事业,成为了比利时著名的超级模特。

而现在,她要为更伟大的事业奋斗。她要为自己的族群发声,要打破禁忌,靠自己的影响力,为双性人谋求更光明的未来。

奥蒂尔一直支持跨性别人士的权益,在著名的维基百科泄密人、变性人查尔西·曼宁被特赦后,奥蒂尔还兴奋地在ins上发消息庆祝,感谢奥巴马。

为了不让更多孩子像她一样经历痛苦的青年时期,小姐姐选择站出来,争取双性人的权益!

小姐姐拿出了大圣闹天宫的豪气,要打破性别话题的禁忌:“这个时代,这个年纪,正是打破禁忌的良机,我们是时候讨论这个被隐藏的话题了。”

所以她跟一个叫“双性青年倡导协会”的非营利组织合作,为他们拍摄了一部宣传片,发到了自己的Instagram上。想靠自己的影响力,宣传双性人权利。

她说“今天可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我决定向大家宣布,我是双性人!”

视频里,小姐姐对着镜头微笑着自白,公开了自己的双性人身份。能取得小姐姐这样成就的双性人不多,能勇敢站出来,承认自己是双性人并且要拯救自己族群的人,她还是第一个。

小姐姐给大家讲了她的故事,讲了自己的痛苦。

你不能用男或女的性别来定义她,因为她是女性,他也是男性。

她说,“性别只是我的一部分,与生俱来的一部分。性别就像你的发色一样,有人是红色头发,有人是金色头发,同样,有人是男性,有人是双性,你不能用性别去定义一个人。”

她希望能叫停对双性儿童的“变性手术”,因为孩子们懵懂无知,这些决定这些选择都是别人强加的。

如果一开始就有知情权,生为双性人也没什么可怕的。她希望孩子们可以在长大后为自己决定,是做男孩,还是做女孩,还是干脆做一个双性人。

其实发布1月23日的视频之前,她已经逐渐向周围的朋友、同行公开自己的双性人身份。

著名的美籍华裔设计师王大仁就是奥蒂尔的一名密友,早在几年前,小姐姐就像他“出柜”了。王大仁说,“双性身份不是奥蒂尔的阻碍,它不会难倒奥蒂尔,不会影响奥蒂尔的思考”

奥蒂尔的丈夫约翰·斯威泰克同样是一名模特,两人已经结婚半年多了。约翰在七八年前得知爱人的双性人身份是,反应是“哦,是这样,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他淡定而坦然的接受了爱人的一切。

而今,奥蒂尔站出来发声,约翰也十分支持,并为自己的妻子感到骄傲。 “我非常印象深刻的是,她决定鼓励双性孩子,让他们有机会表达对自己身体的看法,而不是像她一样懵懂无知地被决定了命运,没有选择。”

奥蒂尔的父母曾经为孩子考虑,却做出了伤害奥蒂尔的事,而如今,他们坚定地站在女儿一边,鼓励其他双性儿童的家长要公开坦诚,支持自己的孩子。“请站出来!跟你的孩子,你的兄弟姐妹,你的朋友谈谈,去咨询能够提供帮助的机构,,与双性人团体的成员聊聊。这是你的孩子,你应该爱他/她,帮助他/她包容接受他/她的全部。”

昨天,奥蒂尔又在ins上发布了一个视频,同样是为双性青年倡导协会宣传。视频中,她对三方说话:双性青年、医生和双性儿童的父母们。

她对双性青年说,你们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你们可以成为任何人,只要坚持做你自己。双性身份没有阻碍我成为模特,也不会阻碍你们。不过是性别不同于别人,就跟发色、瞳孔跟别人不一样没有任何区别。请正视自己。

她对医生说,双性儿童有权利为自己的身体做决定。听听双性成人的故事吧,听听这些决定对他们的生活有怎样的影响,请把关注点放在成人身上,听听成年双性人的需求,他们可能需要帮助,需要治疗,而不是在孩子们无知的时候为他们做出错误决定。

她对双性儿童的父母说,爱你们的孩子就好,慢慢来,不要着急。多与人交流,了解双性人的世界,不要着急替孩子做任何决定,他们的身体,请让他们自己做主。

她鼓励大家说出自己的故事,鼓舞更多的人。

打破禁忌,打破偏见,我才是我自己身体的主人,男性、女性、双性,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夜之间,她的声明被各大媒体转载,她的故事见诸报端,为双性人发声,她做到了。

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与她同行。